避开集体盲思误区

据《联合早报》12月29日的报道,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提出了相当引人深思的现象,即国家政策的制定要避免陷入所谓的“集体盲思”误区。

造成一个社会和群体陷入“集体盲思”,不完全在于是否有很多智囊机构频密做社会调研和对国家政策进行检验。美国是一个追求数字说话的社会,调研报告多如牛毛,智库和主流媒体都在做社会调研,提出大量科学数据报告,却看不到“特朗普号火车”迎面撞过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