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卡人员态度应改善

看了2月7日黄美珍读者在《联合早报·交流站》的投书《兀兰关卡应体恤出入境的老人》,感同身受。

农历新年期间,我们一家人从新山回新加坡,15岁的儿子右手指纹通不了关,而我和丈夫都过了关,他一时慌张,拿手机想打电话给我们,被一名关卡人员大声喝喊,还被带进办公室。

关卡人员是否有必要如此对一个少年大声喝喊?希望关卡人员改善待人的态度,不要破坏了他们的专业形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