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营小杂货店退守两难

读了《联合早报·交流站》读者林冠雄2月28日的“让邻里商店采用灵活租金制”一文,让我这个也面对同样境地的老人家倍感心痛和无奈。

我和大儿子守着组屋楼下的一家小杂货店,生意不好,赚不了钱。

大儿子之前失业三年,两个30岁的小儿子为了让他有一份工作,去年10月以1万5000元顶下这间小杂货店给他经营,直到现在仍亏本经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