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医者的期望

血肉之躯,离开不了生老病死。生、老与死全然不在自己控制之内,我泰然处之。病痛却是人人想避而远之,或取其短,或受其轻。在这方面,医生在我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对医生自然有一些期望。

在还未有文字记载的远古东西方文化遗物中,我们看见原始时代解痛除病的行事迹象。医学和人类文明共同演进,自古没有稍息的片刻,今天以更快速的脚步突飞猛进。在这过程中,我们弃劣取精,继而改进,不断创新,因为知识的有值期迅速减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