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Grab考验国人道德与修养

林育聪

我是一名德士司机。近几年,第三方召车平台给德士行业带来很大的冲击。大多数时候,他们给“愿意配合的司机和乘客”带来许多好处,如奖励和折扣。我认为,这是他们强插一脚,分利于德士市场的第一招——收集司机和乘客的个人资料,以便日后操控市场,改变这个行业的运作方式,为分一杯羹铺路。

开始时,我为他们改变整个德士行业的“电召工作被垄断”格局而感谢他们。他们为这个行业注入大量资金,并使出第二招——直接向司机和乘客发出奖励和优惠短信。他们让司机感觉能赚得更多,以此鼓励并训练司机习惯接受召车工作,也以折扣优惠价,吸引乘客习惯留在家里电召德士,并让乘客觉得电召德士比在路边搭德士便宜,借此加深对司机和乘客的控制。不容否认,我是受益者之一,但这导致不愿意或无法配合的老司机被淘汰,而乘客方面也有无法追上现代科技的受害者。

最近,他们推出第三招——JustGrab。前两招都是由他们付出,惠及司机和乘客,而第三招却不得不让我怀疑他们在操控市场。JustGrab美其名是共享经济,暗地里却是损人利己。在司机没有犯错的情况下,定额收费变相削减司机的工钱(相比于按计程表收费),用来回扣“倾销服务”,而他们却向司机收取10%的使用费,比过去每个电召工作5角钱高出许多,也比康福德高对每个电召工作收取三四角钱高出很多。

当我向Grab职员反映不满时,他们只会告诉我:“你可以不要拿JustGrab工作,不要紧的!”因为他们已成功利用司机,也让原本在路边等德士的乘客,留在家里电召便宜的德士或私召车。于是,他们现在要连本带利,从过去帮助过他们的司机身上取回来。

过去这家召车平台是直接津贴乘客,如今却任意拿德士司机的工酬开刀,把司机的劳作报酬折扣给乘客。被动且不知情的乘客以为这又是召车平台给乘客的优惠折扣,所以都心安理得的选择JustGrab。事实上,乘客无形中成了这种缺德行为的帮凶。

德士司机是出卖时间给乘客的服务行业,半路塞车的风险不应该由司机独自承担。沿用了几十年的德士计程收费方程式,给司机带来合理的报酬。大多数德士司机的收入只能维持在中等入息水平,没有人能靠驾德士发达,不应让任何人不道德地剥削。

近来,有乘客对一些附加费不满,他们只是不明白当初德士公司在计程表增加附加费的原因而已。我相信大家都会同意,要有额外的服务,就必须付出更多的费用,所以司机收取电召费并不过分。

目前,有一部分德士司机并不排斥定额车资工作,他们觉得接受这个安排能让他们拿到更多工作,却不知道其实是因为很多德士司机放弃这类自损的电召工作,所以他们才拿得到这类工作,而电召平台也给这些司机“有条件、变来变去、同样的工作却给不同的奖励金补贴”。这是温水煮青蛙,让司机不知不觉陷入其中。

召车平台的私人全职司机,往往无法长期留在车队里,这类司机的工作量大、时间长、成本比德士重,在召车平台拿掉津贴后,收入都无法赖以生存。如今,召车平台把这种做法应用在德士司机身上。在定额车资出现后,我每天的工作量和耗油量必须增加,才能赚到我预期的收入。

君子爱财,但不应该去做一些奴役别人的事。在共享经济的借口下,德士司机的收入任人摆布,变得毫无行情可言。试问有谁愿意让老板扣减自己的薪水,作为折扣回馈给顾客?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