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人应该爱书

中国作家梁实秋在《钟》一文中说:“同音语好像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什么极大的困难,倒是有人故意在同音语词中寻开心,找麻烦,钟终即是一例。某省人好赌,忌讳输字,于是读书改称读胜。”新加坡人最避忌的,也正是这个“书”字。

有一次,我和一个在私校当行政员的年轻女士聊起,我说我经常到国家图书馆去借书,她说:“今天开马票,你不可以说书(输)。”的确,许多人(特别是好赌之徒)是非常避忌“书”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