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需要宽松政策

王飒爽

最近天天都听到我接触的老板说,生意太难做了,成本高企,员工难请。

新加坡失业率非常低,可是我遇过失业长达两年的人。我也发现,长时间找不到工作的人,不是教育程度较低的普通蓝领工人,而是专业技能强或高职位的失业人士。前者失业时间非常短,很快可以再就业,后者一旦失业,就需要更长时间才能再就业。因此,新加坡的失业是一种结构性失业,不是市场缺乏工作机会。

企业主要的生产要素由生产资料和劳动力构成,现在政府特别关注提高生产力,提高技能,可是真正失业的人群是缺乏技能吗?缺乏文化吗?

另一方面,政府推出各种中小企业补助措施,这些提高企业创新能力的补助是否都有效?是否用到刀刃上?

我就遇过一家面包店,以前五个人每天生产4000个面包左右,现在引进新设备新技术,一个人两个小时可能就能生产5000至1万个面包。从数字上看,生产力似乎提高了很多,但实际上老板遇到更大的麻烦,一来没有那么大的市场,面包在八个小时内卖不完就坏了;二来培训好的员工一旦离职,老板就麻烦了,自己不会使用机器,得人工生产面包。另一个问题是机器与人的磨合,刚安装的第一个月,几乎每天有问题要找供应商解决,工人素质很难在短期内达到要求。磨合三四个月,最后老板彻底放弃了。

企业在实际运作中面对五花八门的困难,不仅仅需要创新,也需要能创新的人才,更需要能在创新中操作的人力。

回到人力资源的问题。中国和印度因为经济增长迅速,工资在上涨,越来越多人不愿出国当工人,这是客工来源国的供应紧张。

我国政府的政策这几年来只增不减,S准证的人头税从几年前的50元提高到目前最高650元,普通的工作准证就更复杂了,不仅税额提高,而且还分几个层次,每个层次又分熟练和非熟练两个档次,复杂到中介有时候也得先去咨询有关当局。

此外,各个行业不断面对新的规范政策,看上去都有道理,可是企业人员就无法专心想办法提高业绩,而必须不断学习和调整,以应对各种新政策。

新政策也意味着新的中介行业,比如专门帮企业申请政府补贴的中介,他们游说公司去拿各种补贴,似乎是好事,但政府拨款想达到的目的可能无法实现,企业也被这些中介搞得晕头转向,浪费时间。就像上述面包店老板,投资新设备的资金虽可申请政府补助,但浪费了几个月的时间后还是打回原形。

政府或许应该检讨现有的客工政策,例如简化人头税框架和降低税额。我们已经有聘用本地人的规定,不可能随便聘请太多外国人。人头税对企业而言是一大负担,雇用外国人要承担很大的风险,还要提供住宿和购买各种保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现在雇用外国人的工资、人头税等总成本,已经比聘请本地人还高。

许多小微企业老板正面对租金、人力等各方面的压力,真的不堪重负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