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齐胜:国会辩论应该全程直播?

国会会议议程该不该直播?这盘冷饭最近又被工人党非选区议员贝理安重炒一遍。

他在11月7日的国会辩论上表示,亚洲新闻台把今年2月国会就总统选举法进行辩论的一个片段作了修剪,视频有“某些部分被删除”,并说在他与新传媒沟通后,新传媒才做了修正。

根据亚洲新闻台的报道,贝理安也说:“我从过去的经验得知,有时候它们(视频)经过剪辑,没有被存档和逐字呈现。”

通讯及新闻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徐芳达在答辩时指明,新传媒实际上是在2月18日修正了该段视频,并把完整的辩论过程放上网。而贝理安是在两天之后,即2月20日,才发电邮给新传媒的。

新传媒在当天就回复贝理安,向他解释,技术问题影响了视频,导致视频被截断。

贝理安对这说明表示,他对日期没有具体印象,但“相当愿意接受”徐芳达列出的事件时间表。

我认为,整段答辩带出了几个重点:

第一,议员在国会的谈话享有法律豁免权,但这不表示议员就不必对自己的言辞负责。针对贝理安对新传媒的指责,我觉得根本是在消遣该机构。贝理安有充足的时间了解事情的细节与真相,但还是信口开河,胡乱指责;而真相被揭露时,只想轻轻带过。

第二,国会会议议程该不该直播?有必要直播吗?国会议程基本上需要至少六个小时,如果插入休息时间,一段会议也需两个多小时。全程直播有足够人看吗?徐芳达已在国会上解释,国人对国会会议议程的直播需求低。即使像财政预算案这样的重大国会演讲,收看直播的观众人数是当晚收看电视新闻的一成左右。也就是说,平均每10人只有一人会追看国会直播财政预算案。

第三,国会会议议程的录像虽归政府所有,但政府已委托新传媒报道会议议程,并把画面放上不同平台。新传媒也把整个会议议程按照议员的名字放上网,并且保留六个月。此外,国会也保留了完整的文字记录,也就是国会实况(Hansard)记录,所以议员也不必担心自己的精彩答辩没被记录下来。

第四,更为重要的是,国人不想看议员在国会“演戏”。国人要求的是认真的问政。虽然这不像其他国家或地区的议会那么“精彩”,但也少了许多乱象。我相信许多国人都不愿意国会打群架,或激烈对抗戏码在我们这里上演。

虽然有人批评新加坡的国会会议沉闷无趣,但我想说的是,精彩的政治戏码就能交出像样的成绩吗?很多时候,纷纷扰扰所造成的是更深的分裂,更严重的对立。如果你觉得你的议员不好,那就透过选票来表达意见。精彩的辩论如果不能落实为惠民惠国的政策,终究还是一场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