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是把快乐建筑在痛苦上

不是我小题大做,有很多事,没亲身经历过,是难以真正体会的。

几个月前,楼下单位转售后进行装修,敲打声非常难以忍受。幸好巧遇休假,我每天带着89岁母亲往外逃。几个月后,终于“风平浪静”。

然而,才安静几天,楼上开始装修。楼上的工程规模或许更大,除了拆墙,可能整间房子的地砖也拆了重铺,因为震耳欲聋的敲击声持续了近两周,至投函《联合早报·交流站》时还未停歇,我们家的天花板仿佛每一寸都在震动。真是头疼耳膜也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