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你为什么要生气?

潘先仪

读了《联合早报·交流站》12月22日刊登陈芳捷的投函《新加坡,你为什么不生气?》,盲人撞倒人后的举动,我也不敢苟同,也能理解作者的感受和出发点。

被盲人撞倒的妇人和围观者不生气是有其道理的,也是理智的。既然肇事者是个盲人,质问他有用吗?生气有用吗?盲人说一句“我不知道,我看不见”,你能奈他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