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福友:缴清学贷是天经地义责任

拜读12月24日《早报星期天·想法》联合早报编辑黄义霖的《一纸文凭后的学贷问题》一文后,觉得有些想法实不敢苟同,希望这不是大部分年轻大学毕业生的普遍想法。

把偿还学贷当成无法尽快储蓄及冒险创业绊脚石的想法有必要纠正过来。

在上世纪60,70年代,本地学生要升大学,只有新加坡大学和南洋大学两个选择,大学学额有限,也没有无抵押学贷这回事,除非家里有钱,否则只有自己想办法。半工半读是最普遍的做法,有些学生还兼职两三份工作来应付学费及开销。笔者从中二到大学毕业,共做了八份工作。在那个时代,所有小学生当中,最后只有约8%能取得大学文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