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耀生:义务工作没必要争取回报

一直以来,每当有人谈起种种对义工的看法和批评时,我都不想参与讨论。直到最近看了沈世荣读者在2017年12月30日《联合早报·交流站》发表的文章《义工也需要肯定与保障》后,才想对沈先生的几点说法与大家分享见解。

我今年77岁,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当义工,参加过不同性质的义务工作,期间因生活养家而停了一阵子,2000年退休后,又回到义工的岗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