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无桩共享脚踏车是否适合新加坡?

杜国宏读者1月22日发表在《联合早报·交流站》的文章《共享脚踏车真的适合新加坡吗?》引起共鸣。

我们都须要自问几个同共享脚踏车有关的问题,并且迅速寻找答案。

很多年前,我在杭州和伦敦见识了有桩共享脚踏车。当时很赞赏这源自“共享经济”的概念,也看好它的发展前景。万万没想到它会从有桩发展到无桩,而且是以惊人的速度传播到世界各地。

新加坡建国以来,我们都非常重视和投入大量资源来改进和维护市容的整洁,让国人出行便利、安全和舒适,以及腾出宽阔的公共空间让国人活动。例如组屋底层宽阔且清洁,任由居民自由使用与活动。我们不论走到哪里,都有良好、干净无堵的行人道让我们安全和舒适地步行,不少走道还加了篷盖遮阳挡雨。全国几乎没有一块空地没有绿悠悠的青草覆盖。巴士车站有足够的空间让我们候车。每一个地铁站外都是宽阔的有盖空间容纳人潮,一点也不觉得拥挤。

曾几何时,这些公共空间被私营的无桩共享脚踏车侵占,市容整洁被破坏,还加重了政府部门的管理负担,要增派执法人员来帮业者管理他们的脚踏车。

我们往往把胡乱停放共享脚踏车的乱象归咎于使用者的素质和道德水平,所以建议加强教育。这是把责任推卸给政府和社会,是不正确的。责任应在这些业者身上,他们免费利用我们的公共空间来营业,有责任管理好他们的用户和营业工具,维护公共空间不被无法无天的侵占,影响公众的生活。他们要对那些胡乱停放共享脚踏车的乱象负最大的责任。

不论国人是使用脚踏车来运输或健身娱乐,只要有需求,共享脚踏车就会存在,所以产生的负面效果应该赶紧处理。

目前,虽然陆路交通管理局和业者在全岛各处划设黄色停车格,但作用有限,大部分脚踏车还是没停放在格内。以目前的技术和业者的系统,完全可以记录哪些脚踏车停放在格外,所以陆交局应该强制业者每日向当局报告,自动交罚款,而不是由执法人员到现场检查和发通知。

令人担忧的是,已经有不少人士质疑这无桩共享脚踏车的营业模式的可持续性。业者向公众先收押金是否有法律依据?杜先生在文中就提到,目前中国这些业者的重点不是产生利润,而是融资,以钱生钱。在中国已经有共享脚踏车业者关门大吉,就不知道用户是否拿回押金?如果同样事情发生在我国,而用户又拿不回押金,肯定会引发社会问题。希望业者和有关当局能早日说明。

陆交局在决定以无桩代替有桩共享脚踏车的运作模式时,是否操之过急,没很好地参考其他城市的经验?现在是我们重新评估无桩共享脚踏车是否适合新加坡的时候了。

共享经济的概念已经在不少行业里成功运作,证明是可行的,但是要衡量造成社会管理成本的增加。科技进步迅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只能与时并进,不仅要适应改变,更要充分利用科技来提高生活质量。任何事物都有利和弊,如何把弊降到最低才是关键。我们都知道欲速则不达,但是又不能掉队,错过最佳时机。我们只能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在遇到困难时,一起来决解,以稳健的步伐继续前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