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站:我为何不喜欢牛车水新年贺词

过年期间,在中西文化碰撞的新加坡总会有些有趣的讨论。牛年时,人们研究到底谁能看懂“Happy 牛 year”;羊年时,人们纠结于“羊”到底是公羊、山羊,还是绵羊。今年,人们的讨论集中在祝词上。

牛车水将“保家卫国”“居安思危”这一类词语加入新年贺词成为导火线;谐音贺词“十犬十美”跟着“中枪”;接下来民众发现还有“开花结狗”“团圆有余”这类有个性的贺词。有的人认为这样的贺词有创意,新年贺词不应该墨守成规;有的人则认为这样做会让学生混淆,进一步降低我国的华文水准。

我认为,贺词中偶尔有一些谐音是无妨的,中国传统文化无论是婚寿喜事,还是节日庆典,都大量使用谐音,带给大家美好的祝福,这本无可厚非,也不见得会降低华文水准。不过,谐音的祝词一定要言之有物,无论是写成“年年有鱼”还是“莲年有鱼”,人们都明白这是在祈求生活富足,每年都有剩余的财产和粮食。但“团圆有余”“开花结狗”想要表达什么呢?我就百思不得其解。

今年牛车水的新年祝语,最大的问题还不是把与过年无关的成语放进传统祝语中,而是对“祝语”的理解有误。所谓“祝语”,就是祝福别人的话,也就是一个结果、一个目标或是一个愿景(vision),比如步步高升、大吉大利、学业进步等,顶多有些成语把“祝福”这个动作加在祝词中,比如恭贺新禧、恭喜发财,翻译成更简单的话就是“祝你新年快乐”“祝你有钱”。

然而,今年牛车水的新年祝词却出现了“保家卫国”“居安思危”“尊老爱幼”这一类的词语。这些词语并不是结果,而是要达到愿景所要做的动作或使命(mission)。也就是说,撇开应景与否不谈,从词语的性质上,“居安思危”“保家卫国”就不应该和“大吉大利”“年年有余”并排摆放。

此外,这些与全面防卫日相关的成语夹杂在一堆过年的装饰品之间,如果不看报纸,谁会想到这些成语是和全面防卫日有关。这样真的能达到纪念全面防卫日的效果吗?几年前,农历新年也和全面防卫日相近,我任教的学校排了一个短剧,讲的是在1942年一家人在战火中庆祝新年时的场景,让学生了解了那段历史,也与庆祝农历新年挂钩。这难道不是更好的方法吗?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