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庆成:美国淡出与中国崛起

港澳突搜

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至今,不时在外交政策上有惊人举措,愈发加深盟国对美国的疑虑。早前笔者和一名亚洲驻港外交官吃饭谈到这个话题时,他就不由地抱怨说,特朗普执政已近一年,但美国的亚洲政策仍然让人看不透,许多亚洲盟国对此充满担忧。

该名外交官举了一个例子说,以前驻香港的美国外交人员多是熟悉亚洲事务的官员,但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在今年暑假人事大变动,调来了很多新人,“他们不熟悉政策不在话下,我询问他们美国的亚洲政策有无改变,他们竟然都说不清楚国务院的想法,似乎反映美国的外交并没有持续性。”

言犹在耳,和这名外交官会面一周后,特朗普政府上周又有外交大动作,突然宣布美国将在明年12月底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美国政府这一淡出承担国际角色的举动,自然又引起许多国家的关切甚至是不安。

平心而论,从特朗普就任总统后的一系列外交政策来看,他并非完全任意所为,背后是有一套理念框架支撑的。

其一,他主张以双边方式商谈贸易问题,要求对美国“贸易公正”,并通过税收等手段实施保护主义,所以上任后就立即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提出重新谈判北美自贸区。

其后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威胁废除伊朗核协议,以及近日退出UNESCO,一连串动作也符合特朗普外交的逻辑——他认为这些国际和区域机制损害了美国利益。

其二,在国防安全层面,他主张将美国对欧洲及日韩等地的维护安全,由“免费义务”改为“有偿服务”,要求这些地区共同承担费用。因此,他让来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缴纳防务费用,毫不留情面。

其三,特朗普主张要建立强大的军事力量,重塑美国的军事实力。所以他一改奥巴马政府大幅削减军费的做法,在缩减环保、教育、农业和外交的拨款的同时,反而大增国防开支。

大致而言,特朗普的外交政策有点倾向新孤立主义。“美国优先”是其对外政策的主基调,利益是其政策的基点,务实是他的政策风格。

在全球化下,近年世界各地的贫富悬殊问题日益恶化,民粹主义和极右势力纷纷抬头,特朗普本人就是借助美国社会高涨的民粹主义情绪才能上台,执政后大力推行上述充满孤立主义特色的外交政策亦无可厚非。

由近来美国种种外交举动可见,特朗普政府管治下的美国,在未来可能还会继续淡出国际事务,大踏步走向新的孤立主义。由于美国转向自我孤立,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动向也越来越受到全球瞩目,大有取代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之势。

特朗普今年1月就职之前,习近平就在瑞士达沃斯面对全球政经精英,试图把中国描绘成开放市场的倡导者。如果说以前美国是自由贸易的提倡者,中国曾支持贸易保护主义,时移势易,目前全球贸易战的主角已经逆转。

这场自由贸易大旗易主的背后,也再次印证了历史的一个规律:实力弱小时就必须国家来保护经济,一旦经济强大了就必须实施自由贸易。而当别的国家崛起,自己国家相对衰弱的时候,又要再次寻求贸易保护,建立贸易壁垒,以阻挡外国产制货物输入。

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中国国力的确是强大了,连昔日的经济大国美国也不得不采取保护主义以保障本国企业,这正好折射出近年美中两国经济实力的此消彼长。

万众瞩目的中共十九大今天开幕。除了新一届政治局常委会有哪些成员,以及北京会提出怎样的治国理政新理念等话题,许多国家今年更关心中共会否提出外交新战略,凸显其与美国一争高低的雄心。在美国日渐淡出国际事务之际,各国对这一议题的关注也提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