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子恒:走进“以貌取人”的时代

早点

观察哨

我在北京有一个爱喝红酒的朋友,隔几天就会到住家附近的葡萄酒专卖店“补货”,过去一年多来已经成为该店的熟客。

她自豪地说,如今每一次去买酒,“刷脸”就能得到折扣,不需要拿出会员卡或出示身份证明。

朋友说的“刷脸”,是我们熟悉的科技“人工”人脸识别——即店员已认识熟客,所以不需要额外验证。

但事实上,人工智能在中国的爆炸性发展已经让人工识别成为过去式。未来,即使专卖店职员离职了,朋友也完全有可能继续靠机器“刷脸”识别获取折扣。

人脸识别是一项新兴的生物识别技术,通过分析计算目标人物的脸部区域特征进行身份识别。

我上月到北京首家无人便利店采访时,就亲身测试了这项新科技。顾客要进入店内,首先得上载一张个人自拍图进行注册和验证。注册成功后,顾客通过人脸识别系统“刷脸”就能进店购物。

摄像机安装在大门上方,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我走到大门前,还没停下脚步并抬头,系统就已经识别到我的身份,屏幕上立即显示我的名字并解锁大门,整个过程都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

在中国,人脸识别系统正迅速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为民众带来极大便利。

在《联合早报》北京办事处,办公楼物业几个月前开始测试人脸识别系统,办公楼租户职员无需门禁卡就能刷脸入闸,对丢三落四的人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此外,中国民众如今也已能刷脸进行电子支付、银行自动提款机登录、通过机场安检、登机等,快捷又方便。

北京一些大学今年开学季也测试学生刷脸签到上课的新系统,可以省去教授点名的麻烦。当然,这也表示想旷课、找同学代点名的学生以后得找新的门路了。

不过,人脸识别最关键的应用还是在安全及侦查领域。

在上月举行的青岛啤酒节,当地安保机构通过设在安检口的人脸识别系统,就成功识别并逮捕了25名逃犯。

而同样在山东,省会济南市今年5月起开始在交通路口实施人脸抓拍系统,有效遏止了行人乱过马路的行为。

人脸识别系统,配合街上安装的无数个闭路电视摄像镜头,能实时监查公共场所的人流情况,找出可疑人物或暴恐分子,有助及时制止罪案发生、保障公共安全,这一点我绝对举双手支持。

然而,在人脸识别技术迅速普及的时代,我们更要思考它背后可能涉及的隐私问题。

执法和侦查只是一线之差。作为普通市民,当我走在街上时,我的图像未经我的同意被监控摄像头抓拍、对照政府现有的公民资料库后核实我的身份信息,我的行踪不断被记录,这让我感到非常不舒服。

而且,当我们越来越依赖人脸识别、随意将个人图像交给私企分析存档时,越多企业拥有我们的“人脸密码”,这些资料被黑客入侵盗窃的概率就越高。

也有专家指出,在人脸识别技术还未完全成熟前,一些系统暂时还没能分辨真人面孔和高清图片,不法之徒可以利用伪造头像图片冒用他人身份。

当然,有科技公司就想出了解决方案,在做人脸识别前先用3D红外深度摄像头进行活体检测,判断采集到的是真实人脸而非照片。

不过,人脸识别还有更严重的安全疏漏:人脸是我们一辈子的密码,普通电脑常识已经告诉我们,每几个月就应更换电脑密码、银行密码。但如果用人脸作为通关登录密码,要“重置”密码,恐怕只能去整容了吧?

中国是接受创新科技最快的国家之一。人们对个人隐私的概念或许没有西方国家强,公众更注重的是新科技所能带来的便利和更低的成本。

这也是为什么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等颠覆性科技(disruptive technology)可以迅速在神州大地扎根扩展。而人脸识别在未来几年预料也会走上这些技术的发展轨道,快速在中国各地铺开。

面对创新科技,我们确实应该采取开放包容而不是怀疑排斥的态度。然而,偶尔停下脚步思考个中利弊也是必要的。

在上述问题还未完全得到解决前,还是小心谨慎得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