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功垒:和议员共进早餐

中国早点

海上海

顾功垒

gugl@sph.com.sg

春节回新加坡过年,前天早上和打理所住选区事务的议员李美花约在一家咖啡店吃早餐,一是感谢她经常帮忙辖区内的选民处理许多琐碎小事,二是照例听她聊聊选区事务。

和花姐是在2006年跑新加坡大选新闻时认识的,也可以说从那年起,新加坡议员们接见选民和开展对话会的沟通方式,逐渐由线下转为线上。选民通过电邮、面簿(Facebook)等交流平台和议员“交朋友”,欲投诉或求助不再有时段限制,也不再局限于每周一次的议员见选民时间,任何时候一个电邮或是面簿上给议员留言,都能和议员“说上话”。

犹记得那几年跑新闻时,居民中了交通罚款单、新婚夫妇申请新组屋遇阻,甚至夫妻感情破裂闹离婚等,都是议员处理的热门事务。

四年前,我住家外巴士车站的草好几个月无人修剪,也是一通电邮向花姐反映,结果第二天一早就有工人来剪草,效率之快令人惊讶,议员不单是政策解读者,还是和事佬、救火员、倾听者,角色转换频繁。

花姐笑说,如今参加红白两事成为家常饭,选区内一般每周两至四回,有的白事她还是不请自到,为的是方便家属万一有需要可直接向她反映。

有趣的是,面簿除了让居民能找到她或者反映情况,还逐渐成为解决社区事务的意见搜集平台,好些居民在网上讨论出来的好建议,最终成为社区课题的解决方案。

有人会说,议员们是为了争取选票才来“讨好”选民,但其实无论是新加坡的议员还是中国地方上的小官,是否有一颗真诚为民服务的心,明眼的民众不难分辨。

中国和新加坡的政治体制不同,没有议员却也有居委会、街道、区等不同行政单位的职员分管处理社区事务。尽管两国的人口规模和国情大不同,社区划分与事务归类各有特色,一些社区治理的方法或许有互相借鉴之处。

到中国常驻三年多来,不少中国官员谈到来新加坡学习培训时,都称赞到社区访问和观摩议员接见选民给他们留下深刻印象。

他们惊讶,议员花三四个小时接见选民,为他们“把脉问诊”,有时还要当出气筒,感叹这里的社区治理精致化,绝非借鉴经验造一个邻里中心或是社区活动中心那么简单,往往是心件建设耗时费力,且只有持之以恒才能总结出一套适合该区居民人口结构和需求的本土治理方式。

在平衡经济增速和调整结构优化产业的同时,中国各地如今在制定政府工作计划时,都把民生发展和社会治理作为关键工作来抓,民众关切的领域不外乎看病吃药、求学买房、公共出行、环保维持生态平衡等方面。

然而中国民众反馈的机制是否够多、渠道是否顺畅、表达是不是彻底等等,或许值得当局不断检讨。有时,往往面对问题的一方较为感同身受,他们的诉求的声音、良性建议若能不失真地回流到政府部门和机构,说不定能倒逼行政体制改变与调试应对。

因为外派中国工作,错过和本区议员见面的我,每次回来都争取听花姐说说社区事务。前天的早餐她坚持请客,水饺汤、酿豆腐,外加两杯咖啡,一共花费12新元。羊年到来之际,我们还互赠两粒柑橘拜年,也愿新中两地民生发展与交流更务实与密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