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江船业执行主席任元林: 造船业仍需洗牌重组

总裁会客室

任元林认为,造船业将会是“强者恒强、赢者通吃”,到最后中国市场只剩下两成业者。任元林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笑说:“今后会出现几个大型的造船集团,主要来自韩国、日本、中国政府的以及中国民营的,希望我们是其中一个。”

造船业仍处于低谷,扬子江船业(Yangzijiang Shipbuilding)执行主席任元林认为,这个行业还需要三四年时间来洗牌重组。今后会是“强者恒强、赢者通吃”,到最后中国市场只剩下两成业者。

所以,当中会包括扬子江吗?任元林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笑说:“希望吧!我们努力在这样做。今后会出现几个大型的造船集团,主要来自韩国、日本、中国政府的以及中国民营的,希望我们是其中一个。”

任元林指出,2007年之前大大小小船厂如雨后春荀冒出,结果这几年市场面对需求不足以及产能过剩的困境。

航运和造船业已经历三四年的低迷期,接下来应该还须要三四年才能复苏。

市场要复苏取决于两大因素:经济复苏与过剩产能的消散。他表示,如果韩国和中国能够按照市场运作,减少对过剩企业的补贴,就能加速走出困境;一旦周期缩短,复苏就能加快。

他说:“随着已经倒下‘僵尸企业’退出,造船业像汽车和家电,形成几个大的集团,不会像以前那么分散。通过这一轮整合,中国数量上80%会整合掉,只剩下20%。”

结合国企民营外资优势

扬子江成立于1956年,2000年成为民营企业,2007年在新加坡交易所(SGX)主板挂牌上市,目前是中国最大的民营造船厂之一。

过去10年,扬子江成功在逆风中前进,目前是全球10大造船商和中国第三大。

任元林说:“市场好的时候大家都差不多,市场低迷时我们反而走得快。这主要有三大原因:国企的血液、民企的体魄与外资的思维。”

民营企业和国营企业竞争时,很多方面处于劣势,但对任元林来说,其实也不是没有优势。

“国有企业有国家资本,甚至是军品的支持和订单,但是他们缺乏现代化管理、灵活机制和强有力的执行力。扬子江的前身是国企,有国企的良好传统和强大的管理,私有化后民营优势在我们身上得到发挥,首次公开售股(IPO)则提供我们资本市场和国际化的思维。”

处在这样一个重组整合的阶段,任元林认为可以利用资本市场力量进行整合,提供让扬子江更壮大的机会。

扬子江在2015年脱售房地产业务,致力于发展核心的造船业务。任元林有意寻求上游、同业和下游的整合,目前仍在寻找机会。

上游就包括船运公司,下游和延伸部分就包括钢结构等。

集团也把一些剩余现金参与投资基金。任元林解释道,造船行业的营运能力比较差,这些基金可以给予一些支撑,主要参与一些公司的重组和改造,但集团的主力仍是造船。

从去年起,集团陆续裁退8000名员工,数量上相当惊人。任元林回应道:“我们有2万8000人,行情低迷时裁掉8000人与关闭一间造船厂,订单减少时这是有必要的。这也突显我们作为民营企业的生命力。”他透露,目前业务已经回稳,短期内应该不会再裁员。

今年以来扬子江股价涨了超过40%,是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成份股当中总回报率最高的,达42%。

扬子江在2015年9月成为海指成份股,股价在2015年5月一度飚升至1.525元,但在去年9月跌至0.705元,如今回弹至1.145元左右。

对于股价的起落,任元林说:“市场大势不好,现在行业在最低谷。我们上市是0.95元,现在还差不多。我们会保持良好业绩,继续前进,股价高低要看市场。”

没后悔选择本地挂牌

虽然目前中国和香港股市看来十分红火,任元林没有后悔选择到新加坡挂牌。

他感性地说:“扬子江在新加坡10年,是航务市场走下坡的10年,但也是扬子江在逆境中成长的10年。”他直言,如果没有在新加坡的上市,这一轮的金融危机或行业低迷,集团会面对很大问题,尤其是融资。

“我们在新加坡得到公正透明市场的监管,以及金融机构和银行的认可。在中国所有的民营当中,扬子江是唯一得到银行无资押担保的。但是中国商业银行借钱的利息高,我们是新加坡上市公司,可以在新加坡融资。”

此外,本地上市公司的身份,也为它争取到更多订单。任元林说:“2015年新加坡太平船务(PIL),一下子就给我订了12艘1万2000标准箱(TEU)的货柜船。”

扬子江船业单单在今年第一季就争取到总值达3亿1800万美元(4亿4202万新元)造13艘船的合同,至今累积订单共有84艘,总值达40亿3000万美元。庞大的订单额可确保船厂在2018年至2020年充分使用。

虽然中国股市的估值较高,任元林认为有泡沫化的风险。他说:“上市不是圈钱的地方,是给予企业壮大的推力。中国的估值比新加坡高得多,但是它的泡沫……中国现在正拼命把泡沫挤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414922141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