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掌村的满园春色

茅草编织成的屋顶,像不像我们昔日的亚答屋?
合掌村要是少了春色,或许便不会叫人那么惊叹。
盛开的樱花,迎接各方来客。

邹文学∕文与图

不只草地上有各种野花,很多种树木也开花,盛开的樱花树虽也有两三株,但真正打扮起这村落的,是很多种搞不清名字的花树……合掌村已是五颜六色的花之村,处处显露春天的明媚和妖娆。

1995年,日本合掌村以“冬日的童话村”之美誉,赢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给世界文化遗产的荣衔。我们这回选择4月到日本白川乡游览,自然不能奢望还能在那里看到上百栋茅草屋堆积了厚厚白雪的胜景。

我看过一张照片是日落后拍摄的:屋顶积雪的茅草屋里透出点点灯光,把屋外的雪地都照亮了。真美!叫人怀疑那是21世纪的日本。

4月赴东瀛,合掌村怎还有雪景?哦,这次是为了看立山的雪墙,因为每年从4月中开始,上山的路才开放,看合掌村只是顺道的安排。

构造像本地早期亚答屋

前一天,我们路过松本县时老天爷还哭丧着脸,路上湿漉漉的,不由得担心那春天的黄梅雨是否也一样会在白川乡缠绵不休?

车子停好时,我心里有数,期待值不能太高,别说早就逃之夭夭的冬雪,停车场几株樱花树还只见花蕾。导游悠悠地说,就是早来了一星期吧?

过了桥走50米,看见明善寺,据说这时才算进入村子。明善寺门关着,是一座典型的合掌村茅屋,足够我们仔细端详。它的屋顶由左右两边下行,形成等腰三角形。屋顶保持那么大的斜度据说是为了排雪,不然沉重的积雪很容易就把屋子给压塌了。

我走近看,屋顶以稻草编织而成,约30公分厚,墙壁由木板围起来,乍看真像新加坡以前到处都有的亚答屋。

我们后来走上观景台眺望,原来这村子的房子随意分布,有些挨着建,两三座靠在一起;有些是独立式,前后辟有小块田地。或许现在还不是春耕时节,田地都荒芜着,长着野草,也开着野花。

导游说,今天的合掌村共有114栋,其中27栋是从附近村子迁移过来重建的。

有两三百年历史

合掌村有寺庙,还有水车小屋、烧炭小屋、马厩和改装的博物馆。我窥看“神田家”,里头好像就是摆了些农具和日用品,可是得买门票才可以进去参观。

原来合掌村早在1935年就被德国一名建筑学者发现。他惊为仙境,就写在《日本美的再发现》里。战后五六十年代,日本百废待举,合掌村所在的白川乡被规划为建设大水坝的地点。不过,经过各界抗争,1967年就有了保留这片土地的计划,先是以有400年历史的“田村家住宅”为中心,然后逐渐将各地的合掌式房子搬迁到这里保存。

导游补充说,相传这种合掌式房子最早见于13世纪,是战败的平氏家族遁入深山后就地取材建成的房子。不过,我们现在见到的,多数是江户时代中后期所建,距今也有两三百年历史。

五颜六色的“花街柳巷”

我没时间探索这里的历史,因为这时的合掌村到处都是怒放的鲜花,正是赏花时节。不只草地上有各种野花,很多种树木也开花,盛开的樱花树虽也有两三株,但真正打扮起这村落的,是很多种我搞不清楚名字的花树。它们长得不高,开的花却有红色、紫色、黄色和白色。有几种树木的叶子还露出嫩黄和嫩红。合掌村已是五颜六色的花之村,处处显示了春天的明媚和妖娆。

微风吹来,瞬间感觉有点冷,可是兴奋的心情却早已把寒意驱散。我们随着人潮,有时也有意避开人潮,“花街柳巷”到处逛……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怎么还有那么多人没回到车上?导游急了,嘴里正念念有词……嘿,怎么老天爷这时说变就变,下起雨来了!就在这一刻,许多人从村里突然涌向停车场。我昨天的担忧果然不是凭空想象,幸好春雨的再次光临是在我们游览之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