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塔斯马尼亚的一方净土

海狮母子齐做日光浴。
酒杯湾深藏在两山之间,是一片僻静的海湾。
海上擎天柱。

‖大城小事

一花一世界,不管是大城市里小事情的浓墨,还是小城市里大事情的淡写,都是旅行一座城市的最好方式。

文·图⊙莫美颜

要在尘世寻觅一方宁静的乐土可不容易。踏破铁鞋无觅处,塔斯马尼亚是少数中的少数。

车水马龙,五光十色,灯红酒绿,红男绿女……这是尘世间少不了的元素。现代化生活步伐快速,要在尘世寻觅一方宁静的乐土可不容易。踏破铁鞋无觅处,塔斯马尼亚是少数中的少数。

塔斯马尼亚是澳大利亚最南端的一个岛州。我们从它那只有10万人口的第二大城市朗塞斯顿(Launceston)入境。抵步的上午刚下了一场雨,空气清新湿润,迎接我们的是一群群在牧场上吃草的绵羊和一道横跨绿野的彩虹。

第一餐是在离机场不远的一座专卖酱料和果酱的庄园里享用。庄园Tasmania Gourmet Sauce男主人Tim Barbour亲自下厨烹煮的农家菜,包括青、红、黄各色番茄和金线莲(nastrurtium)叶与花等自栽现采蔬果配制的沙拉,拌以据说只生长在塔斯马尼亚的胡椒莓果(pepperberry)制作的芥末酱,还有麻油香煎天葵菇丁和现烤香肠与鸡排。这顿清香可口的午餐和主人的热情好客,让人对塔斯马尼亚留下美好的印象。庄园跟机场一样建在辽阔的原野边上,餐后到庄园溜达,放眼一架客机低飞掠过。

作为澳洲第三古老城市,走在朗塞斯顿的街道上,你随时会置身维多利亚式建筑的气围中。那里的平房多以白色木板为墙,红色或绿色瓦片为顶,隔着小小的庭院,分立道路两旁或山坡上,展现出一种引以为豪的历史感。

从市区沿其中一条老街行驶,不过15分钟已来到当地人的另一骄傲——卡德奈特峡谷(Cataract Gorge)。这座“城市绿洲”以维多利亚式园林著称。乘坐吊椅式缆车游览峡谷风光是游客们期待的游览项目。缆车全长308米,长度为世界之最。这缆车很像一把把双人吊椅,高高的把人吊离地面,徐徐吊过峡谷。坐在上面双脚悬空挂在吊椅外,吊椅没有铁皮之类的东西围住,视野完全无阻,只见涌动的河水从山石嶙峋的河谷尽头,流向那座架在峡谷上已有121年的古吊桥,穿过吊桥在我们脚下形成一个水池式的水面。低头俯视,哇,好不刺激!恨那天水面过于平静,否则更难忘。

与野生动物邂逅

那天天不作美,我们都被淋得落汤鸡似的有点扫兴。没想步下缆车时竟与一只野生小袋鼠打了个照面。小袋鼠和我们的距离不出三米,它竖起双耳和前足立在那儿与我们对看。我赶忙掏出相机快手快脚地按下快门,深怕惊动了它。谁知照片拍好了,它仍留在原处。与小袋鼠不期而遇让我们兴奋不已,这种与野生动物近距离邂逅和彼此间的心照不宣与互信实在太美妙了!

在塔斯马尼亚这块原始纯朴的土地上,不仅有小袋鼠,还有可爱的袋熊和闻名遐迩的袋獾。袋獾曾经遍布整个澳洲,如今只在塔斯马尼亚沿海和高山才能见到它们的踪迹。袋獾长相凶恶,脾气坏,吃相粗暴,还有令人毛骨悚然的尖叫声,早期的移民都视它们为恶魔。袋獾的体型约莫小狗大小,是世界上现存最大的肉食性有袋动物,现在是受保护的珍稀物种。

一万年前当上升的海平面把塔斯马尼亚与大陆隔离开来的时候,把原始粗犷之美留给了塔斯马尼亚。从1803年的罪犯流放地,到1852年英殖民者在岛上兴建英国式家园至今,上天赋予海岛的一切都没被破坏。这些原始生态和景观不仅与殖民地时期的文化遗产,还与岛上各种现代化基础设施,包括国际机场、海港、高速公路网及时尚酒店、餐馆、酒廊和娱乐场所,彼此共生并存。

除了朗塞斯顿和首府霍巴特(Hobart)这样的城市,塔斯马尼亚几乎不见高楼大厦。实际上至今那里还有大部分土地尚未开发。在塔斯马尼亚旅游,一路上无处不是连绵不绝的荒原、旷野和牧场,还有村镇、农庄和牲畜,并有奇特的山峰、美丽的湖泊、宁静的海湾和茂密的雨林,当来到费尔德山(Mt. Field)时更有时光倒流,身在侏罗纪时代的错觉。

百年国家公园

塔斯马尼亚共有19个国家公园,费尔德山是最古老的其中一个。覆盖公园的是一大片世界最高的阔叶桉树林。高大的桉树笔直地直指云天,倒下的没被移走,任其横七竖八地躺着,粗大的树干上布满青苔,树下是蓊蓊郁郁、青翠欲滴、高低错落的蕨类王者树蕨,整座树林轻烟笼罩。走在这片温带雨林中有种恐龙随时会出现的感觉,越往深处越幽深。走着走着,忽闻哗啦啦的水声,抬头,一道瀑布从天边俯冲而下,顿时,旅途的疲劳一扫而空。

费辛娜(Freycinet)半岛跟费尔德山一样是两个最早被列为国家公园的地方,今年刚好100年。到费辛娜半岛的主要目的是要一睹酒杯湾(Wineglass Bay)的风采。塔斯马尼亚旅游局资料介绍,酒杯湾海滩持续被评为世界最佳海滩之一。

酒杯湾深藏在Amos和Mayson两山之间,车子无法靠近,不乘船就必须走山径,步行45分钟可直达山顶。居高临下,蓝色的海湾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生辉,好像一片滚了白边镶嵌在海面上的蓝色玻璃,很平静很美,真想投近它的怀抱。要亲近酒杯湾还得再走一段山路。这段路用就地取材的山石铺设,有的台阶落差很大,是体力和耐力的一大考验。30分钟后终于来到海湾跟前。不到海滩去不晓得自己行不行,当双脚踩在沙滩上的那一刻,一种成功挑战自我的满足感油然而生。

这是一片僻静的海湾,海浪轻拍海岸,海滩上只有三三两两的踏浪者和几只来觅食的海鸟。我在一块巨石上坐下,头顶蓝天白云,面向大海,迎着海风,独自享用路上买的午餐便当,享受片刻的逍遥自在。我们平日行色匆匆,旅行就应该在一处自己喜欢的角落停下脚步,好好欣赏体会周遭美好事物,洗涤身心。

我发现酒杯湾很干净,尽管努力四下寻找,始终没发现垃圾的蛛丝马迹,也不见垃圾桶。我不知道塔斯马尼亚人是怎样做到的,但由衷佩服。忽然一个念头浮现脑际,如果我的家园也能拥有如此洁净的海滩那该有多好。填饱肚子后自觉地捡起一根不小心掉在沙滩上的菜茎,放进便当空盒中。因为不想成为污染这片沙滩的第一个罪人,就这样捏着垃圾依依不舍地离开海湾。

塔斯曼岛(Tasman Island)是个海洋国家公园,我选择乘坐游艇游览这片海上风光。游艇出海不久就驶近高高竖立在海上的悬崖峭壁边。海浪把山壁横切成一道道又深又长的痕迹,一层层地从海面延伸至崖顶,恰似一块浮在海面上的巨型千层糕。海浪还在这号称南半球最高的海蚀崖壁上,敲凿出大小深浅不一的海蚀洞。海浪的能耐何止如此,在另一端海崖被纵切成一根根高高低低的管状,有的并列成管风琴或笙的模样,似乎要与海浪一起为到访的游客奏起一首首海的旋律;有的独立成柱,傲立海中,构成一幅幅壮丽的景色。

拐了个弯,景色一变,海崖在入海处形成一个个缓坡,远远地缓坡上好像有一团团东西在蠕动,船靠近时才恍然那原来是在做日光浴的海狮,这边一堆,那边一堆,大家都乐坏了。我们还看见海狮和海豚在海中追逐捕猎。此情此景,人生几何?游艇上60多名游客几乎个个都不顾一切地站起身来猛按快门。如此精彩的旅程即使要在海上颠簸3小时,顶着随时可能晕船的不适,还是非常值得。

住农场 梦醒旷野中

因为得天独厚,塔斯马尼亚的农场住宿选择多。我下榻多次获奖的Curringa农场。农场距离首府霍巴特只有一小时车程,但在农场住宿却有一种与世隔绝的感觉。

抵达农场时星星已布满天边,晨起拉开窗帘才发现自己梦醒在一片旷野中,隔着屋前灌木丛生的草地,前面横着一条蓝色的河流,河对岸远远地立着另一栋度假小屋,在对岸那片绿野尽头则是被昨夜初雪覆盖的蓝色山峦,走出我住宿的小屋,冰冷的晨风扑面而来,精神为之抖擞。

这座占地300公顷的农场已有180多年历史,第六代传人Tim和他的太太Jane在那里盖了几栋度假屋,把农场改建为生态农庄,让城市人体验远离尘嚣的滋味,被牧羊犬赶得推挤成堆的绵羊包围最叫游客开心。农场养了3000只绵羊,栽种了供药用的罂粟,供种子繁殖的卷心菜、洋葱、胡萝卜和多种谷物,还保留了一片25年不得开垦的森林。

到塔斯马尼亚旅游还可以收获当地独有的革木蜂蜜、酒窖佳酿、鲜活的生蚝和鲍鱼。但跟每趟旅游一样,这次也有遗憾。摇篮山是旅游塔斯马尼亚的旅客梦寐以求的一个景点。旅游资料形容,作为塔斯马尼亚荒原世界遗产的一部分,摇篮山将自然与奢华融为一体,完美地平衡了荒原与美景。这次因种种因素与阴差阳错,我无缘与它相见。摇篮山我们后会有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