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对欧美时尚观念 本地男装保守慢热

陈思涵:不能让新加坡的男生都穿一样的“制服”。
姚康庭:坚信服装能带来精神上的感召。
↓尽管男装作品常令人惊艳,吴婉君表示ELOHIM短期内将专注女装。
→陈思涵的品牌Reckless Ericka近期将重回男装市场,推出更时髦的选择。
←↓姚康庭创牌两年,把Amos Ananda打造为极富个性的街头服饰。

(文接封面)

这也是Coupe-Cousu从造型活泼、颜色鲜明的时髦男装品牌转型为衬衫品牌的原因,2010年创牌的Coupe-Cousu,近年来退出独立潮服市场,走进了高岛屋、诗家董等百货公司,寻求稳固客源。

“我现在回过头看,男装黄金时代已结束。”

杨宜庆不无惋惜,他和陈书林等人一起从纺织服饰商会(TaFf)的PARCO next NEXT计划下出道,随着PARCO next NEXT计划结束,独立设计没了大本营,此刻仍坚持的设计师所剩无几。“当时基础不强,原材料匮乏,还是坚持做包括上衣、裤装、T恤在内的产品,虽然辛苦,业绩不错。现在,我只能强调面料,以从120至179元三个档次的衬衫来吸引消费者。”

Coupe-Cousu接下来将慢慢收复失地,逐渐推出裤装,因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有了这样的询问,杨宜庆说恢复全线品牌还得紧跟市场需求,不能操之过急。

ELOHIM设计师吴婉君:

新加坡时尚氛围仍显保守

吴婉君则说ELOHIM开创至今七年,男装部分从两年前中止,因女装营收良好,她暂时没有恢复男装的打算。“支持独立男装这一部分的消费者没有明显增长趋势,新加坡的时尚氛围仍显得保守,我不敢贸然行动。”

ELOHIM的男装最初依附于女装问世,品牌风格较为中性,常有男性顾客来购买,吴婉君就顺势在某些款式上做出调整,推出了男装作品。如今,她只想专注于女装。

MAX.TAN的男装也是类似理念下诞生的,不过,陈书林视角前卫,不强调服装的“性别政治学”。“ 我可以说MAX.TAN的男装就是女装的分支,我从未刻意设计特别男性化的服装,但‘性别不拘’(unisex)也不是我遵循的路线。我只是认为,一件好的设计,是男女皆宜的,无非是尺寸上的差别。我可以说,我的时装既是男装、也是女装,全在于消费者如何看待时装,看待自己。”

陈书林更说:“刚刚举行完的男装周,国际品牌发表的新系列男装比女装都大胆和精彩,男装市场在欧美仍被注重,消费者有成熟的时尚观念,这在新加坡根本看不到。庆幸的是,我仍有忠实的男性消费者。”

Amos Ananda设计师姚康庭

鼓动一种主题式时尚号召力

在目前独立男装不存在激烈竞争的环境中,Amos Ananda、Biro、MashUp却是值得注意的几个男装品牌,这几个品牌都不是新品牌,它们偏离传统的上班装轨道,剑走偏锋,在各自的天地中因另类个性像磁石般吸牢了忠实拥趸。Amos Ananda暗黑酷帅、Biro简约干练、MashUp缤纷谐趣,个性相当迥异。

Amos Ananda的设计师姚康庭刚从巴黎参加完国际订货会,推出了第五系列“爱与诗”。Amos Ananda不遵循春夏、秋冬两个时尚季,随机推新品,每个系列都打出颇响亮的口号,以便在社交媒体上产生标签效应。姚康庭也与红人合作,不是不爱穿衣的网络红人,而是具知名度和时尚感的艺人、模特、潮人,令注意力回落到服装。

“我没有成功秘诀,我只知道坚持,怎么样都要坚持。而且,我要和别人不一样,我要鼓动一种主题式的时尚号召力。”姚康庭说。“服装能带来精神上的感召,我坚信这一点,我也在品牌中主打这一点。”

Reckless Ericka设计师陈思涵

瞄准特定的男性消费者群体

值得欣喜的是,时装品牌Reckless Ericka也在男装暂停两年后,将于7月中旬回归。

“女装市场在我看来,似乎有点饱和了。”设计师陈思涵名下有Reckless Ericka、Reckless Jersey和Still主线和副线品牌共三个,面向三个不同年龄段、职业和收入的女性。“相比女装,男装难做,男装品牌少,这正是一个好时机,我也瞄准了特定的男性消费者群体,比如高阶、文创和艺术界人士,准备为他们带来新的男装。”

令人惊讶的是,陈思涵将设计男士裙装!“除此之外,新的Reckless Ericka男装轮廓将更厚重,体积更硕大,打破市面上寻常男装的样板。”

“不能让新加坡的男生都穿一样的‘制服’,”陈思涵说:“我们作为设计师,有责任去推动改变,有义务去教育消费者。时尚说小,无非是穿一件衣服,说大,也是能体现一个社会文明风貌的。时尚,倡导的是个性,不是共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