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我的眼睛跟你们不一样

在台湾完成《少年PI》时,李安觉得很骄傲,曾赞许台湾的环境和科技产业很适合电影后制作业。由于缺乏整合,单打独斗,经验无法累积,台湾却落后于马来西亚、印度,“我有点心急”,而且,中国大陆崛起速度快、钱又多,现在很难跟大陆拼,台湾政府应该努力辅导几个园区。

“我拍了两年,我的眼睛已经跟你们不一样了!”

知名导演李安昨天下午与和硕联合科技董事长童子贤在《天下杂志》35周年“探索与创造”论坛谈及新片《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为何要用4K、3D、每秒120格画面的高规格拍摄时,不加思索说:“就是好看!”

他并预言这项新技术的发展会改变人与电影的关系,“看电影的心情会更灵敏”。

李安表示,近百年来大家都是用每秒24格的速率在拍片,24格就像是天堂的栏杆,他在拍《少年PI》时用了一些3D,就觉得什么地方不对,3D就像是人的两个视角,越拍问题越多,越拍越提心吊胆,只能用一点点3D,“苹果已经吃下去了,没办法,我想把天堂乐园的篱笆拆掉,想再走远一点”。

李安说,人的眼睛是可以达到每秒八九百格,但他试图提高格数拍摄时,演员一演看起来就傻气,然后光也不对,布局也有问题,但不懂电脑的他只是一直要求,一直想办法解决新冒出来的问题,“拍的过程很痛苦,因为没人教,连妆也不敢化……一天拍不了几个镜头,是很大的挑战”。

谈起全球电影史上最高规格的创新实验,李安就像是个发现新玩具的孩子,眉飞色舞:“不同的速率、光影、解析度和新的手法加起来之后就会产生化学反应”,这次拍摄“最可贵的就是可以让我看到人的脸,我能看透他”。他开玩笑说,“如果看(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不会想那么近看,就调远一点,用12格就好了”。台下也哄堂大笑。

今天的李安早已享誉全球,何以要再作新的尝试,自陷困局?

他说,人过60岁,真的开始困惑,就像麦当娜的名曲“Like A Virgin”(宛如处女),他希望每次拍电影都像第一次,要再说仔细一点,“我需要一个病床跟心理医生讲三个月”。

李安也谈及瑞典导演英格玛·伯格曼是他的精神导师。他说,他在念艺专第二年看到《处女之泉》时,受到很大的冲击,“不知道被什么钉住了就杵在那里”“好像把我的处子之身夺去了”,他希望年轻人看他的电影也能有这种触动内心的感觉。

他说,自己在决定要做每秒60格时也犹豫了一年,“后来决定跟它拼了……骨子里觉得要更好看,决定做到120格”。因此,他勉励年轻人做事时,好坏都要承受,不要只想成败,“它会决定你成为什么样的人”。

在台湾完成《少年PI》时,李安觉得很骄傲,曾赞许台湾的环境和科技产业很适合电影后制作业。他昨天指出,像《少年PI》中的浪在好莱坞是做不出来的,台湾虽小,但人员及产业的素质都很好,现在世上最好的荧幕就是台南做的。

但他也指出,由于缺乏整合,单打独斗,经验无法累积,台湾却落后于马来西亚、印度,“我有点心急”,而且,中国大陆崛起速度快、钱又多,现在很难跟大陆拼,台湾政府应该努力辅导几个园区。他也转头对童子贤说,希望工业也要帮忙。

一名在台工作的法国人问李安是哪里人? 李安毫不犹豫地说:“我是台湾人。”李安表示,一个人在哪里养成会形成他的世界观,20岁之前大概就已经定型,他23岁赴美,虽然在外面吸收了些东西,但他就是在这里长大,本质还是这样。

会议一开始时,主持人介绍李安是得过两个威尼斯影展、两个柏林影展、五个金球奖、三个奥斯卡奖的导演。最后有民众问李安希望外界如何介绍他?

李安说,“我会希望听到他说我拿过五个金马奖”。过去经常有人问他,为什么不拍台湾的某个年代,他说:“我不管在哪里拍都是台湾片。”

他强调:“我永远是一个电影系的学生,世界就是我的学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