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法师: 大陆对台湾要慈悲,台湾对大陆要理智

共产党要对台湾好,好比男女谈爱情,大陆(是)大男人,台湾(是)小姑娘,要给她钻石、金戒指,她才会跟你谈恋爱嘛!你用大砲、飞机,她跑得更远!——星云法师

对于台湾的未来,星云法师接受《远见》杂志专访时坦言,最忧虑的是“人心、观念、思想”,他认为台湾要重新心理建设、思想进化,“不信东风唤不回,也不信人心唤不回”。

1949年国共内战末期,数百万人从中国各省,聚集到大陆东南边的小岛。其中有位扬州青年,家庭两度撕裂于战乱。

11岁时,青年的父亲在对日抗战中失踪,母亲携他寻父未果,只得让儿子出家求温饱。几年后,23岁的年轻和尚渡海到台湾,等他再次见到80多岁的老母亲时,已是37年后。

战后近70年和平岁月,足以让两代人生根落户。和尚的弟子开枝散叶,在台湾高屏交界的山边,建立了台湾最大的佛教道场,全球分寺200余所。

星云法师今年8月满90岁,佛光山也开山50年。年头到年尾,展览、灯会、音乐会等活动不断,载满海内外游客的游览车络绎不绝,气氛就像欢乐的生日会。星云向来不喜欢祝寿,每到生日都消失“避寿”。但90高寿,信徒们仍帮他出版了《星云之道》及《星云之影》两本纪念集。前者是台湾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创办人高希均为他写的一本书,也是高希均首度为一个人写一本书,后者贴身记录了六位华人领袖人物,包括创新工场创办人李开复等人与星云互动的独家影像。

“人间佛教”贴近世俗需求

相较其他佛教门派,星云的法门更贴近世俗的人间需求。早年他上电视讲道,现在佛光山面簿粉丝近25万人;他的佛法著述有320本、重达135公斤,光是目录,就像一本厚厚的大字典。

他罹患眼疾后自创“一笔字”,曾在多个美术馆展出,每年春联送出百万份。幼年因战乱而失学,更使星云独钟教育,曾创办50多所学校、获颁30多个荣誉博士与教授头衔。他一生推广的法门,便是与时俱进、深入在家众的“人间佛教”。

年事已高,又两度历经战乱的他,此刻最想结的仍是两岸的缘。因此,今年10月即将举办的第五届星云国际人文论坛,主题就是他亲自决定的“台湾的未来在哪里?”

对于台湾的未来,他坦言最忧虑的是“人心、观念、思想”,他认为台湾要重新心理建设、思想进化,“不信东风唤不回,也不信人心唤不回”。

他用佛教公案与故事举例说,知道为他人设想就是菩萨;做人做事,不能都靠蛮力,要靠心。

他以故事说:“以前《中国时报》棒球队叫‘时报鹰’,老是输球,就来问我该怎么办。我拿这个问题去问慈惠法师(星云弟子之一)。法师当时70多岁,眼睛快看不到,篮框在哪里都不知道,但是他的三分球比一般人厉害,投十个能进七八个。

“我问他,你没打过球,甚至连篮框在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可能进球?他说,‘投球不是靠蛮力,是靠心。’心想着在哪里,行为要合一。我想到禅宗,打坐,不是用谈的,是用心。”

星云自己也喜爱打篮球,并认为篮球是最有教育性的体育运动。他说,出家人,应该静如处子、动如脱兔,“打篮球看起来很凶,横冲直撞,但是我不能碰你。带球撞人、打手犯规,要跟人道歉的、要认错的。所以,篮球很慈悲,很礼让,该你的,我不侵犯;该我的,我不会给你,很有分寸。”

两岸关系应像跳探戈

他把两岸关系比喻成像探戈,“我让你,我也进”,如果一直只有一个人进,另一方一直退,退回无退,这不行。

他看到两岸关系对立的危险信号。台湾总统蔡英文今年5月上任后视察了很多军事建设,星云认为这其实没有必要,“武力不重要。她应该多看民间的养老院、孤儿院、贫苦地区,让贫苦的人收入增加,社会的人温饱和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他举例说,印度曾有个国王叫阿育王,用武力统一了印度,他到全国视察,老百姓都在街道下跪,但老百姓的眼神里怀着恨意。阿育王就想到“我没有征服,没有得到他们的敬意。”

后来阿育王信佛教,慈悲、布施、爱众、解决问题,再去视察时人民扶老携幼恭敬迎接。星云解释说,可见“力”只能征服人的身,爱才是真正征服心。

今年佛光山开山50周年,如果还有50年能继续弘法,星云的愿望是什么?他说:要当国民党党主席!

星云法师认为,需要让国民党重生,亲民爱民,不要官僚主义。从里长选举开始,就让年轻人参与。

他说:“我的理想是大学毕业就开始在社会训练慈悲与服务,应该就可以选里长。30岁竞选县议员、市议员,35岁选立法委员,40岁后选总统。要从20岁就学习。

“国民党的党主席若是聚集党产、自己升官,这当然没有办法。要有团队啊。我要没出家,我就去选!”

他也透露自己与大陆交往的小故事:他早期想买房子给母亲住不获准,理由是“境外居民不能买。”但他心里想,“我是中国人啊!(既然)在中国没有居住自由,那我就不回来(大陆)。”

他每次回大陆,当地政府也不希望他住家里,要他住饭店。他不能理解,因为住饭店要花钱,为什么不让他住家里?后来慢慢懂了,饭店有闭路电视录像,大陆政府才能监控。

到后来他与对岸来往多了,有了交情,又有人说“星云大师,回来建个寺庙吧?”等他建好了寺庙,要办寺庙登记,他们又说:“不可以,要有本地护照。”

他抗议,“我在这里出家的。”对方说:“你是境外”。星云反驳:“台湾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省吗?你搞台独!”把对方吓了一跳。他认为自己的态度就是:“我不求你们,你们准我来,我就来;不准我来,我就不来!”

大陆对台湾要慈悲

台湾对大陆要理智

至于两岸关系,星云就呼吁“共产党要对台湾好”,好比男女谈爱情,“大陆(是)大男人,台湾(是)小姑娘,要给她钻石、金戒指,她才会跟你谈恋爱嘛!你用大砲、飞机,她跑得更远!”

他也语重心长寄语台湾人民不要对大陆人记仇。“我们(台湾人)对日本人都不记仇,为何对中国人就要记仇?为什么要斗呢?和平不好吗?大陆对台湾要慈悲,台湾对大陆要理智。

“我希望领导人,多一点思量,听我们讲讲话;听不进人民的声音,听不进大臣的劝戒,这个朝代很危险。我很忧虑台湾2300万同胞的安全”。

本文摘自9月份《远见》杂志

远见·天下文化事业群将在11月2日至3日举办第14届华人领袖远见高峰会,今年适逢星云法师90大寿,远见特邀星云法师担任峰会闭幕演讲嘉宾。《联合早报》为本次峰会媒体伙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