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六中全会看什么

再过一个多星期,本届中共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即将在北京举行。据官方7月通报,六中全会的主要议程是研究全面从严治党重大问题,制定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以及修订《党内监督条例》。

归根究底,不论是重新制定党内政治生活准则,还是修订党内监督条例,最终都为了实现“全面从严治党”这个大目标,这才是六中全会的根本主题。至今,中共政治局已在9月27日听取了《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以及《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稿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征求意见的情况报告,经当天政治局会议讨论后,两份文件的修改稿将在本月底提请六中全会审议。

据香港《明报》等分析,《政治生活准则》是由主管党务的中央书记处书记刘云山主导,这也符合刘云山兼任中央党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身份。《党内监督条例》则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主导修订,党内监督本来就属于中纪委工作范围,再者中国媒体也透过风,王岐山兼任党建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这份修订后的《条例》未来将可视为王岐山的政治遗产。

待六中结束时,如情况果真如此,则说明刘云山、王岐山发挥较大作用,由此亦可见两人在党内拥有一定地位,此为本次全会的观察点之一。当然,在中共确认“核心意识”的大背景下,上述两份文件不论由哪个常委具体负责,真正主导者必然还是总书记习近平本人。

另一方面,中共政治局7月26日明确指出,新形势下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关键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这句话罕见地点名要规范政治局常委,外界当时解读,中共在时隔26年后重新制定《政治生活准则》,可见最高领导人彻底清除“团团伙伙”等隐秘政治联盟的生存土壤,防范高层再出现类似徐才厚之类巨贪的决心。

在9月27日的政治局会议中,没有再点名要规范“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这个高标准最终能否形诸文字,以什么形式写入文件,对政治局常委能做出多具体的要求,且得到中央委员拥护,将反映最高领导人的意志与权势牢固的程度。

在中共高层看来,党内首要面对的是反腐、改革、党的领导弱化,观念淡漠、组织涣散、纪律松弛等深刻挑战。反之,外界尤其是国外媒体,更关注的是从六中全会中透露出的明年十九大人事布局,包括六中全会是否会出现下一代总书记接班人选,现任领导人习近平在2020年做满两个任期后是否会连任等。

事实上,通过六中全会来确定某个新一代政治局成员的接班地位,并非中共惯例。现任总书记习近平的接班地位,就不是在2006年十六届六中全会时所确定。

到目前为止,各种信号亦显示,被高层视为当前急务的并非准备接班人,也不是具体的十九大人事布局,六中全会的重点不在人事,而是在“治党”,进一步维护中央权威、保证团结统一,确定最高领导人的权威,都属题中之义。

本月9日,中共中央主管主办,中宣部代管的《光明日报》,在第六版理论版刊文《从三个维度把握核心意识》,论证核心意识的重要性与必要性,涉及“核心”的新提法是否会进入六中文件,也是个看点。

而在另一方面,“民主”二字也几次出现在9月27日的政治局会议报道中,包括“努力在全党形成又有集中又有民主”的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贯彻民主集中制”等。过去几年,在强调维护中央权威的氛围中,党内民主成为越来越模糊的概念,如今中央将重新制定政治生活准则,修订党内监督条例,高层如何鼓励“自下而上的民主监督”,对于保障党员民主权利将作何表态,也是受到关注的看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