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庆成:没有最小 只有更小

最近一段日子,笔者身边不少租房的朋友都纷纷搬家,改租别的地方。其中一个朋友更由市中心的铜锣湾迁到郊区天水围。他不无怨气地向笔者大吐苦水说:“租金实在太高了,我吃不消,只好搬去偏远的地方。”

笔者了解后发现,原来这些朋友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都一度是特首梁振英的“粉丝”。四年前,不少人看到梁振英上任前誓言要打压楼市,以为楼价真的会回落,就算不大跌,跌一两成也好,于是先后展开卖楼大计,希望在楼市下跌后再入市捞一笔。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