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太格:城市规划 中国是“西餐” 新加坡是“炒饭”

我国著名城市规划师刘太格以炒饭和西餐为比喻,形象化地说明新中两国城市规划大不同。他希望能将自己的规划理念与更多城市分享,以造福更多人。

“中国城市规划像是西餐式做法。一堆马铃薯、一堆菜,一堆肉,提倡的是功能分区。我的做法是炒饭,马铃薯、菜和肉都切小,我把新加坡炒成一碟饭,一个综合性功能的环境。”

我国著名城市规划师刘太格上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以炒饭和西餐为比喻,形象化地说明新中两国城市规划大不同。

刘太格认为,功能分区是中国城市规划普遍存在的误区,人们上班、居住、各种生活机能包括医院、娱乐场所、商场、学校等都分散开来,每天经常要来回跑,不只不方便,还会造成交通拥堵。

相反的,他当初给新加坡做的是“炒饭式综合”规划,把新加坡分成五个片区,每个卫星镇里面有各种各样的生活机能。

他笑说:“我要买一块肥皂需要从淡滨尼坐车到中心区吗?不用。你走几步到小区中心就可以买到。背后的道理,你们住在新加坡还不一定知道。”

让城市生活更宜居的窍门之一,就是刘太格所提倡的“炒饭式综合”规划,他希望能将自己的规划理念与更多城市分享,以造福更多人。

在中国做过40个城市规划

刘太格曾担任新加坡建屋发展局局长、市区重建局局长,目前是雅思柏设计事务所(RSP)资深董事。

他在中国做过近40个城市规划项目,最新参与的是昆明—滇中新区及滇中新区小哨片区两个项目,他还受聘为云南省政府顾问。

刘太格说,昆明不仅气候好,因为过去发展较慢,自然环境也相对保留得好,要把它塑造成美好城市的机会肯定存在。昆明西南边是两三百平方公里大的滇池,这也是昆明最吸引人的地方特色,但由于西南地山地特别多,所以昆明可开发用地主要在东北边,这个部分将是发展主体。

据介绍,昆明—滇中新区包括昆明中心区和滇中新区,总面积6540平方公里。滇中新区位于昆明市主城区东西两侧,是滇中产业聚集区的核心区域,规划区域包括昆明市官渡区,安宁市,嵩明县等7县 (市)的全部或部分区域。初期规划面积约482平方公里。

昆明中心城区是个什么概念?参与规划的雅思柏设计事务所规划师欧克男说,它相当于整个新加坡,若把昆明中心城区和下面的县市全加起来,人口将达千万级,比未来新加坡的人口规模还要大。

欧克男说,新加坡和中国城市规划理念有一定的差距,很多地方领导重视工业区和GDP增长,但对于一个规划师而言,最重要的是人,不是工业,所以需要与地方政府很好地沟通。

她说:“只做工业区肯定失败,一定要整个城市作为整体构架来规划,否则工业区在这边,城市在这边,另外一个工业区又在那边,每天路上花两三个小时。”

刘太格则说,一路来,他都坚持邀请对方的负责人来新加坡考察,让他们了解新加坡综合式规划的原则。他以自身经验判断,坚持大原则、想方设法不破坏山体,同时把规划理念清楚向地方政府传达,这几项任务是“可以完成的”。

用“炒饭式”概念给昆明做规划

因此,刘太格还是依据“炒饭式综合”概念来给昆明市、滇中新区做规划,工业区、商业区、住宅,娱乐区和绿化都综合考虑。东边靠近机场将有个物流产业园、电子信息产业园和一些服务业,西边小部分的石化业将与居住区将有适当的隔离,同时,生活机能和公共交通要完善,不让民众感觉不方便。

汉德咨询有限公司负责为滇中新区管委会建设丶咨询和引进新加坡企业的合作项目。公司总裁郑汉杰曾担任中新广州知识城总裁,也参与完成中国—新加坡吉林食品区的合资协议。

郑汉杰认为,昆明的优势是地理区位和基础设施,沪昆高铁云南段今年底料将通车,再加上泛亚铁路网络建成后,昆明可一路南下马来西亚和新加坡,这将有助于促进物流、人流。此外,随着中国大力推动“一带一路”倡议,云南也是亚细安国家进入中国的门户地区。

不过,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再加上云南非沿海发达省份,是否担心项目进度可能不如预期?

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陈豪曾长期在上海工作,昆明市委书记程连元则在北京工作过。欧克男表示,现任领导人都有较开放的视野,“希望可以使我们的项目推进得比较顺利。”

1
Newsletter Tags: 
News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