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籍政治学者崔大伟:“制度文化”影响人才回流

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讲座教授兼中国跨国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崔大伟指出,由于不愿意改革者所掌握的权力太大,中国要吸引最好的海外人才全职“回流”,还需要好一段时间。

虽然中国政府多年来投入大量资金希望吸引海外的科学与工程人才回流(即海归),但中国学术机关的“制度文化”(institutional culture),包括国内人际关系太复杂与学术机构内官员的权力太大等原因,造成吸引人才回流的成绩并不理想。

加拿大籍政治学者、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讲座教授兼中国跨国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崔大伟(David Zweig)上周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的讲座中指出,由于不愿意改革者所掌握的权力太大,中国要吸引最好的海外人才全职“回流”,还需要好一段时间。

在题为“中国的人才计划、内部抵制与高端人才回流”的讲座中,崔大伟介绍了他与团队,针对中国的三个人才计划所做的详细数据化分析。

允许以兼职身份归国任职是计划成功关键

这三个人才计划是中国科学院1994年推出的“百人计划”、中国教育部1998年推出的“长江学者奖励计划”,以及中共中央组织部2008年推出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简称“千人计划”)。这些计划到2012年已吸引超过5000名人回中国任职。

崔大伟的研究发现,在上述三个人才计划中,在千人计划下、以兼职身份归国学者的学术发布成果最丰富。

他指出,人才计划允许海归以兼职身份归国任职是计划成功的关键。

在三个计划中,“长江学者奖励计划”和“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允许海外学者兼职加入,但“百人计划”要求全职加入。

崔大伟也发现,如果学术机构的校长或负责人本身拥有海外博士学位,或者校长∕负责人是“空降兵”,不属于所属机构里原有的权力关系网,就会愿意聘请更多海归,也更愿意在大学里引入新的关键改革。

这些改革包括在大学里实施“兼职院长”制度,让海归保留他们在海外的学术职位,例如上海财经大学允许首批千人计划入选者、美国德州A&M大学教授田国强兼任该校经济学院院长等。

崔大伟强调,这种安排让海归的生存不取决于其兼职环境,他们因此也更敢于打破常规。此外,很多海归因不愿被中国学术机构中的制度文化所同化,而会更倾向加入实施显著改革的中国大学。

反之,如果校长是从所属机构内一路升至领导位置,又无海外学术经验,他们会忌惮海归挑战自己的地位,挑战机构内原来的权力网络。

中科院表现不如大学

另一方面,崔大伟也发现,学术机构的名声与充裕的研究经费,还不足以吸引海外人才回流。

他以中科院为例加以说明,尽管中科院在中国科研领域最负盛名,也提供更充裕的研究经费,包括能够为回国开设实验室的科研人才提供220万人民币(45万2500新元)经费,但更多海归仍选择到中国大学里任职,而不选择中科院。

崔大伟掌握的数据分析也显示,2011至2012年回到中科院海归的学术发布成果,不及长江学者与千人计划所延揽的海归,他认为,这与机构的内部文化有关,导致中科院未能吸纳最优秀的海归。

崔大伟说,中科院里拥有海外博士学位者的比例非常低,完全没有海外学术经验者也偏高。此外,百人计划以单位内部审核筛选申请者,较缺乏公开性。

而反观长江学者与千人计划,则是由国际委员会来主持评估工作,崔大伟说,采取这种做法的大学更受海归青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