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行使权力也是履行责任” 中国官媒为人大释法造势

受访学者说,中央政府决不能容忍“港独”分子挑战国家主权,但北京也意识到,人大释法确实营造了中央干预香港的负面形象。香港法律界则担忧,此举将冲击香港的独立司法权。学者因此认为,人大释法对各方是个“全输”的局面。

随着北京正式启动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的程序,中国官媒昨天也为全国人大常委会的释法造势。

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刊登评论多次强调,人大释法具有充分的法理和法律依据,“既是行使权力,也是履行责任”。文章也称,人大所做的法律解释与基本法“具有同等效力”,香港各机关都“必须一体遵循”。

受访学者说,中央政府决不能容忍“港独”分子挑战国家主权,但北京也意识到,人大释法确实营造了中央干预香港的负面形象。香港法律界则担忧,此举将冲击香港的独立司法权。学者因此认为,人大释法对各方是个“全输”的局面。

青年新政候任议员梁颂恒和游蕙祯引起的“宣誓风波”持续发酵,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前天决定启动法律解释程序,对香港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澄清香港公职人员的宣誓效忠制度。据新华社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张荣顺昨天在全体会议上对释法草案、上述条文的立法含意和所包含的法律原则作了说明。释法内容预料明天(7日)公布,新华社表示释法将为处理香港立法会议员选举及宣誓中发生的问题“指明方向”。

《人民日报》昨天发表评论表明,香港基本法明确规定,该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人大对基本法第104条作出解释,“一锤定音,亮明法律的红线”,对遏制“港独”、维护宪法和基本法的权威“具有十分重要和深远的意义”。文章也认为,此次释法“非常适时、非常必要”。

评论称,根据香港基本法,人大解释法律“具有最高的法律权威”,所作法律解释与基本法“具有同等效力”,香港任何法律包括普通法“都不得与基本法相抵触”。

文章要求:“对基本法及其解释,香港特区的行政机关、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都必须一体遵循。”

目前,梁颂恒和游蕙祯能否重新宣誓就职的问题已移交香港法院进行司法复核。而北京在这段期间提出对基本法的解释,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中央政府变相地指示香港法官如何对梁游案作出判决。

实际上,北京也没有尝试隐瞒中央此次释法的最终目的。

《人民日报》评论直言:“凡分裂国家、推行‘港独’的人,直接违反宪法、基本法和香港有关法律,没有资格参选和担任基本法规定的公职。”

文章也说,香港司法机关根据人大释法所明确的“法律依据”,“正确处理”有关案件,符合法治原则,是保证香港基本法及有关法律得到正确实施的重要措施。

文章称:“此次释法也为今后处理同类事件明确了规范、立下了规矩。”

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也不点名地说,梁、游的行为“对国家主权、安全造成了严重威胁”,持续下去必然损害港人切身利益和国家发展利益,中央不能坐视不管。

香港大律师公会:此举实为百害而无一利

中新社则发表评论称,人大释法“权威、适时且必要”“顺应香港舆论和民意主流”,香港社会对此“呼声高涨”。评论说:“香港社会及内地、海外的不少法律界人士近来密集发声,希望高度重视此次事件的恶劣影响。”

不过也有媒体报道,香港法律界人士担心,人大释法将设下先例,侵蚀香港法院对法律的解释权。

香港大律师公会上周三(2日)就发表声明说,北京作出释法将对“香港独立司法权及终审权带来极大冲击”。声明认为,此举“实为百害而无一利”。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江雨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析,两名议员触碰了北京的底线,中央政府决不能容忍“港独”势力挑战国家主权。

他说:“对北京来说,释法是个不得已的选择,政府认为它必须展现政治决心、发出明确信号,表明两人的所作所为是不可以被接受的。”

“但北京这样释法,确实也形成了干预香港、对香港加大管制的形象,这不是件非常光荣和体面的事。它可能让一些人觉得‘一国两制’中的‘两制’成分被降低了,很容易引起香港学界和公众的反感情绪。”

王江雨认为,走到释法这一步,对北京、香港社会、建制派和泛民派等都是“全输”局面。香港的政治斗争预料还会继续恶化,而最终香港的管制若全面失控、香港社会陷入混乱,这可能促使北京强行介入实行直接管制。

他说:“香港的这种对抗只会愈演愈烈,在两败俱伤的残局中,香港会输得更惨。这是个很可悲的前景。”

热词 :

基本法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