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白领爱上高尔夫

 高尔夫老师中條大地执教的中国籍学员中,八成是女白领。他认为,随着白领收入增加,高尔夫运动会在中国更加普及。(顾功垒摄)
 学打高尔夫后,孙滢慢慢领会生活和工作,偶尔需要慢节奏。(孙滢提供)
陈峻喆练习挥杆,专注神情一点也不像6岁孩童。妈妈夸他学球后专注力提升,也学会综合分析判断。(张莉媛提供)
高尔夫培训学院创办人熊寿文:门槛降低后,高尔夫市场今年下半年已明显转暖。(熊寿文提供)

江海行歌

随着中国政府过去几年的大力肃贪反腐,原本被视为达官贵族和高端商务交流专属活动的高尔夫运动,近两年来因应时局变化,悄悄走入中产白领阶层,迹象显示,越来越多女性受吸引投入这项运动。

改走中产路线的高尔夫球场场地费普降,受访女白领反映,打高尔夫的花费在她们收入的可承受范围内。业者认为,相较于美英日等国趋于成熟、饱和的高尔夫市场,中国的市场潜力不可小觑,高尔夫运动将随着中产白领阶层的扩大而更加普及。

被视为贵族和高端商务交流专属活动的高尔夫运动,过去两年在中国吹起“平民风”,不但走入中产白领阶层,而且越来越多女性开始学打高尔夫。

徐文静(34岁,跨国企业采购经理)三年前跟着同事去学球,没想到一入门便喜欢上了这项运动。她说,打高尔夫要走很多路,感觉很放松,特别是天气晴朗时,特别想约朋友去打球;边打球还可边想事情,愉悦感油然而生。

三年下来,她的球技长进不少,从刚下场时的170杆提升到110杆左右;高尔夫还像一扇门,为她打开了不同的社交圈。

徐文静告诉《联合早报》,她目前通过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商学院在上海设立机构,攻读工商硕士管理文凭,参加学校的高尔夫球队后结识不少校友;10岁儿子就读的国际学校里,不少父母也喜欢打球,大家感兴趣的话题多了。

据她观察,身边越来越多女性加入高尔夫运动中:“女生打球在运动量方面可能比不上男生,但我们的坚持度好一些。”

除了打高尔夫,徐文静每周坚持两三次跑步,加强身体的协同感,在球场上让心情沉淀的同时,走入了更为健康的生活轨道。

今后,她还计划把高尔夫纳入出外旅行的行程中:“我和朋友已经去日本冲绳打球旅行,下一个想去的是夏威夷或泰国的高尔夫球场。”

中国高尔夫人口突破100万

中国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过在500多年的高尔夫发展历程中,中国高尔夫运动和民众普及相对起步较晚,第一家高尔夫球场出现迄今只有30来年,那是上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浪潮的产物。

《中国青年报》去年报道,1984年,霍英东、郑裕彤等香港企业家出资建设的中山温泉高尔夫乡村俱乐部对外开放,标志着高尔夫在中国正式起步。当时中国的高尔夫球场主要由香港、台湾和日本商人经营,内资投入并不多。

不过仅30年后,中国截至2013年底已有639个高尔夫球场;中国高尔夫人口突破100万,核心打球人群40多万。

中国现有中产群体超过一亿人,未来十年内将扩充至五亿,中产对消费升级、释放心情面对生活的渴望,给高尔夫带来新的市场机遇。

白领阶层爱打高尔夫三大主因

18 Santa高尔夫老师中條大地(29岁)认为,白领生活理念转变、薪资增加、球场费用和门槛下降,是高尔夫从中国高端政商阶层下沉到白领阶层的三大主因。

中條大地是日本职业高尔夫协会会员,三年前到上海执教,300多名学员中,日籍和中国籍学员各占80%和20%,中国籍学员中约八成是女白领。

他受访时说,高尔夫是一项走进大自然的运动,久坐办公室的女白领希望从运动中找回健康的生活方式,所以绝大部分是因为感兴趣才来学,学球后自然而然扩大了社交朋友圈、和商业客户交流也找到更多共同话题。”

女白领挥杆后 人生观改变

孙滢(35岁,企业法务顾问)两年前接触高尔夫运动后,还发现打球某种程度上让她慢下来,人生观有了些改变。

她说:“以前在外企工作都要求速度快,但打球的时候老师会一直提醒我慢下来、注意控制力量。起初我不太理解怎么挥杆才算是慢下来,后来掌握放慢节奏后,发现这对工作有好处。”

现在面对客户提出超出合理预期要求时,孙滢会控制情绪,让心情平静下来。她说:“人生原来可以这样慢下来,放下贪念。高尔夫靠的是智慧,不是靠力量,平和打球会更快乐。”

高球场地降价向白领中产开放

中国中产生活理念发生转变,正好遇到中国政府加强环保等政策的执行力度,因此,行业的内部整改正在进行中。

为保护耕地及水资源,中国国务院于2004年1月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不过开发商和地方政府以建设体育设施和度假村为由,使得高尔夫球场数量不减反增,由2004年的178家增至2013年的521家。

前年开始,中国各地开始收紧对新建高尔夫设施的审批,同时对现有高尔夫球场展开关停整改的工作。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的一些球场铲除果岭、沙坑和草皮,遣散球场职员等。

根据高尔夫组织The R&A发布的《世界高尔夫报告2015》,经过政府过去两年推进执行相关政策,中国现存高尔夫球场剩下473个。

另一方面,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过去几年大力肃贪反腐,执行改变官员作风的“八项规定”,禁止官员利用公款或接受公务接待出入私人会所、打高尔夫,导致“官员市场”骤减,高尔夫球场也因应时局变化降低价格,走中产路线。

场地费普降三分之一

和数年前只限制会员、打一场球可超过3000元(人民币,下同,616新元)的费用相比,如今不是会员的白领也可以下场,场地费普降三分之一,甚至约一半。

据本报了解,上海球场(18洞)场地费约为七八百元,北京约为300元;周末和节假日在上海周边球场打球,每人费用介于1500至2000元。

受访的女白领说,她们“一对一”或者上几人的团体课,一年学费大约是一两万元,再加上购置球衣裤鞋、球杆等装备,每年花费两三万元,开销在她们收入的可承受范围内。

徐文静说,她现在到上海周边的18洞球场打球,球场和教练费用加起来大约是800元,球童小费100元,打完球后大家聚餐,费用加在一起约是1000元。

高尔夫刮起亲子风

父母打球、孩子练球,高尔夫还刮起了亲子运动风。

在上海生活的新加坡媳妇张莉媛(房地产业主代表)告诉《联合早报》,儿子陈峻喆(6岁)在丈夫的影响下,今年开始学打高尔夫。

一来夫妻俩都觉得高尔夫是相对安全的运动,儿子学会后将来可以和爸爸一起打球;二来打高尔夫可以锻炼孩子的综合判断能力。

张莉媛说,儿子平时顽皮好动,八个月练球后较之前能够静下心来学习。以前儿子看书最多15至25分钟,现在可以读书半个小时,甚至是45分钟。

“最近上海一直下雨,他开始观察天气,问我们云的走势、风力大小,对周边事物的观察和发问能力加强了。”

教练:青少年变球痴

迈克国际高尔夫学院职业教练张光跃(38岁)也察觉到,除了妻子受丈夫影响学打球,青少年也受家长鼓励学球,并爱上这项运动。

他的学员中,三分之一到一半是青少年,周末很多是全家出动打高尔夫:“有的孩子近乎‘痴迷’,练球不觉得累,练上三四个小时还不想回家。”

业界看好高尔夫市场前景

业者认为,一些球场可能因为“一刀切”禁令、地方政府不得不完成硬性指标而遭关停整改,但相较于美英日等国趋于成熟、饱和的高尔夫市场,中国的市场潜力不可小觑。

根据《世界高尔夫报告2015》,全球206个国家截至去年底有3万4011个高尔夫球场,北美和南美占55%,亚洲占14%。

美国1950年代开始大举兴建高尔夫设施,上世纪80年代略有停歇后,于90年代重启新一波建设潮,现有1万5372个球场,虽比高峰时期的1万6052个来得少,但仍是现今拥有球场最多的国家,其次为日本(2383个)、加拿大(2363个)、英国(2084个)和澳大利亚(1628个)。

报告指,尽管日本的球场数量占亚洲球场的一半,但中国是世界发展最快的高尔夫市场。在政策管制下,目前在建的球场有56个,另有46个球场“生死未卜”。

在世界与中国都更强调环保理念的当前,开发高尔夫球场所引发的破坏自然环境争议,相信会持续下去,但在另一方面,作为一个新的消费活动,业内人士则相信,只要有序开放,中国的高尔夫还是有广阔前景。

中條大地认为,高尔夫的发展和国家经济建设息息相关。美国4亿人中有超过2000万高尔夫爱好者,而中国13多亿人口中,目前仅有100多万人打球。随着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白领收入增加,高尔夫运动会更加普及。

他说,虽然日本人均收入比中国来得高,他在日本执教的收入也高,但上海的市场提供了更多机会,一方面学员的数量会继续增加;另一方面,老师的教授方法获得认同、口碑好,执教前景相信会更为宽广。

今年下半年市场明显转暖

2008年创办高尔夫培训学院的熊寿文(45岁)向本报表示,高尔夫运动在中国仅发展了30多年,但高尔夫传递的自立、诚实、为别人着想的绅士精神,与白领向往的生活理念契合。

他注意到,打高尔夫的门槛降低后,今年下半年起市场有较为明显的转暖,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至于消费群体增加后,球场是否会重新调高收费?熊寿文认为,价格应由市场行为来决定。

另一方面,经济下行虽对高尔夫相关产业形成一定的冲击,但各方资本却仍看好高尔夫潜在的未来市场。

2014年初起,包括移动终端预订球场,携程爱玩高尔夫、打球管家等软件获得融资,新型的结合高尔夫培训、旅行、自驾和金融跨界业务受到市场青睐。

还有业者向本报指出,不少喜欢高尔夫的投资人,愿以营业额抽佣、升级仪器等方式继续投资高尔夫室内外练习场,认为购物中心里有高尔夫练习场,可吸引白领和年轻父母,也是实体商业业主应对网络购物升温的一个举措。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