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法或牵连港10自决派议员

政界相信,人大释法后,梁、游几可肯定丧失议员资格;而在首次宣誓时“慢读”的刘小丽,就算已重新宣誓,但释法规定“机会只有一次”,其议席预计也难保。

北京的“人大释法”不但令香港青年新政两名候任议员梁颂恒及游蕙祯有很大机会失去立法会议席,其他“自决派”议员也可能受牵连,人数多达10人。特首梁振英昨天强调会“依法办事”。

梁振英出席行政会议前被问到,会否就“人大释法”修订议员参选法例,他说,港府目前没有补选的工作安排。当被问到会否就其他议员的宣誓提司法复核时,他说,会研究有没有后续工作。

这次“人大释法”令香港最尴尬的地方,是没有定下“追溯权”,只要求监誓人判断宣誓人是否“真诚、庄重”。而梁、游以外是否还有议员是“不真诚、不庄重”,还未明确。

政界相信,释法后,梁、游几可肯定丧失议员资格;而在首次宣誓时“慢读”的刘小丽,就算已重新宣誓,但释法规定“机会只有一次”,其议席预计也难保。

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认为,若有人入禀,刘小丽及罗冠聪有可能因“不庄重”而失议席;姚松炎则未必被视为不庄重,失议席机会较小。

至于首次宣誓有效的自决派议员如朱凯迪等,资深大律师汤家骅指出,已作有效宣誓的议员,若要褫夺议席,需经立法会三分二议员通过。

已宣布参选特首的退休法官胡国兴表示,人大解释文本上未写入“追溯权”,是有争拗的空间,要留待法庭自行处理。他说,法院只会根据事实作裁决,释法不会干预香港司法独立。

朱凯廸昨天被问到会否担心“秋后算账”时称,个人不会害怕失去议员资格。他批评北京“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要借宣誓事件将人治带到香港。他强调,不会回避谈论“民主自决”。

姚松炎则称,现阶段未收到进一步信息,不需回应取消议员资格问题;刘小丽坦言,正征询法律意见,了解未来会面对的危机和前程。

为了反对“人大释法”,香港法律界昨日发起静默黑衣游行,由高等法院游行至终审法院。

13名议员助理被禁入立法会大楼

另一方面,立法会主席梁君彦宣布,针对上周三(2日)梁颂恒及游蕙祯带同议员助理到会议室外冲击之举,行管会表示强烈谴责,决定从昨日起,禁止13名议员助理进入立法会大楼,直至另行通知。

梁、游二人反批评主席阻止议员开会在先,再阻碍他们出入:“到底谁没有法理依据?相信市民很清楚。”他们说,不会向行管会上诉,会用“自己的方法”上诉。

美、英均关注“人大释法”。美国国务院敦促北京与港府保持克制,避免损害对一国两制原则的信心;英国外交部就指出,香港繁荣稳定建基于成功落实《中英联合声明》及《基本法》。

但中国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发言人强调,反对任何外国政府以任何方式对香港事务说三道四、指手画脚、横加干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昨天也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中方要求所有有关国家遵守自己的公开承诺,谨言慎行,不得干预香港内部事务,不得向港独势力提供任何支持。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