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咏红:世界进入“狂”时代

清早起来,看到美国加州友人发来的短信。她不无忧虑地说,选举隔天她与家人一觉醒来,仍然感觉抑郁;这个男人吹嘘自己如何性骚扰女性,公然撒谎、反移民、鲁莽,竟然得到这么多人支持!

作为加州人,朋友为特朗普以大比数输掉加州而感到安慰,但她也无法不反思:“选举结果意味着,加州是如此的隔绝,以致于我们对国内其他地方的强烈不满都懵然不知。”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