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荣文接受央视专访:新加坡须与大国维持良好平衡

我国前外交部长杨荣文在上个星期天(6日)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英语节目《对话》(Dialogue)专访时,就新加坡外交定位,以及中国同新加坡、亚细安和美国的关系,南中国海争端、亚太区域秩序等课题发表看法。

我国前外交部长杨荣文表示,新加坡的生存之道是寻求与所有国家交往,尤其要在大国间维持良好平衡,这点“绝对极为重要”,否则就是置新加坡于劣势。他也解释,新加坡以此为经济立足点可追溯至19世纪,是由新加坡的地理位置和多元文化特性所决定。

杨荣文是在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英语节目《对话》(Dialogue)的专访时,作出上述表示。在上个星期天(6日)首播的半小时专访中,杨荣文就新加坡的外交定位,以及中国同新加坡、亚细安和美国的关系,南中国海争端、亚太区域秩序等课题发表看法。

曾经在新加坡政府中服务长达23年的杨荣文,历任新闻、通讯及艺术部部长、贸工部部长等职,并在2004年至2011年出任外长,他在回答央视主持人的多个问题时,提供了有关事件与政府决定的背景。

新加坡生存之道 就是为他人提供服务

杨荣文在访问中说:“新加坡的生存之道就是为其他人提供服务。我们的地理位置和多元文化的特性让我们获益良多。关键是我们一定要到处都有喜欢和我们交往,并且通过我们与外界交往的朋友。”

现任香港嘉里物流(Kerry Logistics)主席的杨荣文也强调,已故总理李光耀是新加坡的开国之父,但是新加坡的上述外交定位却可以追溯到更早以前。他解释说:“从英国东印度公司的时代以来便是如此,当年新加坡就是为了自由贸易、保护产权以及开放人员和资金流通而建立起来的。”

谈及新美关系,主持人杨锐向杨荣文提出一个“让中国感到惊讶”的事,他提问,在一个主权国家的领土上欢迎他国的军事存在,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是要与该国结盟的强烈信号,新加坡作为不结盟运动的成员国,却向美军提供基地,这是否违反不结盟运动的精神?

新加坡没向美军提供基地

对此,杨荣文先纠正说,新加坡没有向美军提供“任何基地”。他解释:“我们允许美军使用我们的设施。这些是我们的基地,他们(美军)是以客人的身份来到这里,这是他们在新加坡运营的原则。”

他接着透露:“美国曾希望新加坡成为美国的盟国。我们礼貌地跟他们说,没有这个必要。我们做好朋友就好了,就像我们和中国、和欧洲国家、和印度是好朋友一样。”

他也重申,允许美国使用新加坡军事设施的主要考量,是要确保本区域,尤其是马六甲海峡和新加坡海峡的航行自由。“这是全球最繁忙的航线,对中国、韩国和日本都至关重要。美国为维护航行自由而存在,一直以来是新加坡的中心考量。我认为中国的利益与此一致,他们对此并不反对。”

新加坡与美国是在1990年左右签订协议允许美军使用新加坡的设施。杨荣文在节目中说,他当时正任职外交部政务部长,而且在新加坡国会上宣布这项消息。

谈到新加坡与中国的关系时,杨荣文指出,虽然两国在交往中有时会出现问题,但在主要问题上,新加坡与中国的立场是大体一致的。

一带一路战略对亚细安国家是一大幸事

他举例说,新加坡一向以来非常支持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也认为中国的发展和“一带一路”战略是对东南亚国家的“一大幸事”,是“一个让所有国家取得跨越式发展的历史机遇”。

与包括中美在内的所有国家保持友好,也是亚细安的态度。杨荣文说,随着中国的崛起,亚细安国家中没有任何一个愿与中国为敌,但由于“中国很大,而它们不那么大”,因此它们自然会在交友时寻求多元化。

他也表示赞赏中国始终与亚细安维持友好关系。他忆起2002年当中国与亚细安领导人在柬埔寨首都金边签署建立中国—亚细安自贸区框架协定时,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表明中国不谋求在亚细安占据排他性地位。

杨荣文说:“我认为那是非常明智的。换句话说,东南亚国家或亚细安可以广交朋友。不过,中国要成为它们的其中一个重要朋友,这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好的事。”

另一方面,对于今年备受关注的南中国海仲裁问题,以及菲律宾前总统阿基诺以及现任总统杜特尔特采取的对华政策,杨荣文在访谈中,也不讳言自己的看法。

杨荣文认为,阿基诺总统“可能有点偏向一方”。而如今杜特尔特总统“可能偏向了另一方”,这让杨荣文感到担忧。

对于阿基诺在任内就南中国海问题针对中国提起强制仲裁,杨荣文认为此举并不明智。他说:“菲律宾可能有很好的律师,但我看不出这能如何解决问题……因为在本质上,这是中国和菲律宾之间的政治问题。它不可能以法理,或通过法律手段解决。”

他指出,南中国海问题的核心是领土纷争,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设立并不是为了确定领土边界。

不过,杨荣文解释说,菲律宾与美国都共享援引法律来解决问题的传统,“他们援引法律来解决很多问题,所以也许他们认为一个问题无法在政治上解决时,这(采用法律解决)是最自然的做法。”而虽然现任总统杜特尔特显露出对美国的失望,菲律宾人并不讨厌美国人,杨荣文说:“菲律宾人与美国的联系,对东南亚也是好事。”

杨荣文语录

谈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月底访华:

我认为中国对该次访问处理得非常好。即使杜特尔特总统在北京针对美国说了一些重话,中国并没有借题发挥,而是有尊严地处理杜特尔特的访问,也顾全了美国的尊严。我觉得这对中国和东南亚的关系是非常好的。

谈为何西方国家一般视中国为潜在威胁:

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认为中国正以它们过去的行为来行事。当英国来到亚洲,当欧洲国家来到亚洲,它们并不是通过合作来开展贸易,而是通过炮艇……我认为中国是用不同的眼光看自己。中国并不是一个想去改变别人的国家。中国并不希望别人跟它一个样,因为你不是中国人,而你是中国的好朋友,那就够了。你没有必要变成中国人。

谈中国的外交政策:

中国对外政策的态度是防御性。所以如果中国建立一支海军,我认为主要是出于防御原因,而不是为了恐吓其他国家以征服它们。如果中国的本性如此,郑和当年的航行将会非常不同。

谈中美关系

我觉得(中美)需要更多接触、更多信任。这需要时间。每次危机带来的不是更多信任就是更少信任。因为中国的本质与美国很不同,所以需要更多沟通,(美国)对于中国有很多误解。

>>>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南中国海问题不可能通过法律解决(中文翻译版全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