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锐民:港澳台如何读中国历史?

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昨天在一场论坛上演讲至尾声时哽咽地说:“近年社会出现一点情况,令大家很担心、关心,甚至痛心,甚或有些人会灰心。我相信,只要我们仍然热爱这个城市,我刚才所讲的(香港)新愿景,仍然是可望、可及。”

这并非被形容为“好打得”(粤语,形容顽强)的林郑司长首次哽咽,不过结合到她的事先声明:“演讲并非行政长官选举的竞选纲领,而是服务政府36年公务员的肺腑之言”,她的这番“临别赠言”,就很值得港人反思。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