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港独议员上诉失败

刘小丽(前排中)昨天在全体非建制派议员陪同下开记者会,指出一旦她也被褫夺议员资格,非建制派将在立法会失去否决权。(法新社)

梁颂恒及游蕙祯在法律上已自动丧失议员资格并离任,法律上不可能容许重新宣誓。同样面对港府司法复核的刘小丽,形容遭“政治迫害”,泛民更批评特首梁振英犹如发动“政变”。

被取消香港立法会议员资格的“青年新政”成员梁颂恒及游蕙祯上诉失败,将于今明两天决定是否再上诉至终审法院;另外,同样面对港府司法复核的刘小丽,形容遭“政治迫害”,泛民更批评特首梁振英犹如发动“政变”。

上诉庭三位法官昨早颁下判词,驳回梁游二人的上诉兼须付讼费,强调按“人大释法”解释的《基本法》104条及香港法例,两人在法律上已自动丧失议员资格并离任,法律上不可能容许重新宣誓。

上诉庭副庭长林文瀚在判词中指出,《基本法》是香港行政、立法和司法机关的基础,立法会要按《基本法》办事,而法庭只会考虑法律问题,将政治排除在司法程序以外。

梁游:尊重判决但不认同

梁颂恒及游蕙祯表示,对法庭的判决尊重但不认同,他们特别指出:上诉庭短短两页的判决撮要,已七次提及释法,显示北京已粗暴介入香港自治的事务。

梁颂恒说,积极考虑上诉至终审法院,但要与法律团队研究有关释法的观点,以及考虑须付七位数字(数以百万港元计)的按金。“上诉要小心,因会对香港制度带来深远影响。”他坦言,就算上诉成功,终院或会提请“人大释法”,忧虑再次伤害现有的制度,甚至影响刘小丽的司法复核案的判决。

对于被批评宣誓行动导致议员资格被取消,有负选民期望;梁颂恒重申没有做错,所以不会道歉;而游蕙祯就表示,对支持者来说,他们之后的行动是最好的交代。

两人面临失去议席及被追回薪津。梁强调,将在处理司法程序后回应薪津问题。至于青年新政早前发起“众筹”以支付约500万港元(92万新元)讼费,游蕙祯承认至今仅筹得36万港元,两人已做好“破产”的心理准备。

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尊重与讼双方都有权继续就案件上诉到终院,而若法庭没有特别禁止,立法会将根据法例,在原讼庭裁定游、梁二人丧失议席后21日内(即12月6日前)刊宪公布议席悬空。

政制及事务局长谭志源则称,需立法会就议席空缺刊宪后,选举管理委员会才有权公布补选日期。他强调,补选日期不是由港府决定。

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指出,按昨日判词,刘小丽虽已获立法会主席允许“再次宣誓”,其誓词获得接纳,但一旦受到法律挑战,最终决定权依然落在法官手上,因此被港府成功复核的风险大增。

他形容昨日的判决,可说是无条件地拥抱“人大释法”的有效性及约束力。判决还显示,法庭可全权决定宣誓者是否蓄意忽略或拒绝宣誓。若青政一方上诉至终审法院,法庭的角色可成为争拗点。

刘小丽在全体非建制派议员陪同下开记者会回应事件,对港府的入禀感到愤怒,强调两次宣誓均被视为有效,而且过去一个月已履行议员职务,加上民间已有人提出司法复核,港府根本毋须介入。

她认为,政府的入禀只是梁振英“为求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择手段增加自己和建制派的筹码”,是为了“搞乱香港”,增加连任机会。

刘小丽特别指出,非建制派和建制派在直选议席的比例上,原本是19比16,但随着梁、游丧失议员资格后,比例已降为17比16,一旦她也被褫夺议员资格,就变成16比16,令非建制派失去否决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