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人间:林郑月娥 深陷“故宫”漩涡

香港艺术教授、港铁站“故宫壁”设计者赵广超近日受访时说:“一个地方灵感最精粹的东西,都放在博物馆里,我想不到一个城市会拒绝一座博物馆。”

赵广超为港府宣传“故宫全接触”活动设计的“故宫壁”,连日来成了反对在西九文化区建设香港故宫文化博物馆者示威抗议的背景幕板。研究、推广故宫文化数十年,他难免感触良深。

其实,香港主流民意会反对故宫落户吗?或者,他们反对的是这个项目的其他面向?

香港确实有一些本土派人士认为,故宫项目是政治工程,是北京“文化主权”的象征,代表了香港九七后另一层次、向“想像的中华共同体”的回归,因而对其鞭挞有加。

但细究舆论,更多人批评的还是港府落实这个项目的程序问题。有人就笑说,按照各种条规,香港连盖一间公厕也要事先咨询,现在怎么建个博物馆却不用?还有,耗资35亿港元(6.43亿新元)的项目,为什么可以不经公开招标,就落入一个与特首梁振英有多年不解关系的建筑师手中?

前天提出辞呈、准备参选特首的香港政务司长林郑月娥,因为主导香港故宫项目规划,在此关键时刻陷入政治漩涡。现任特首梁振英宣布不寻求连任后,林郑上个月表示要重新考虑是否参选特首,她自认因此成为部分港人针对的目标,香港故宫项目只是给人更多“子弹”攻击她。

有人认为,在今时今日的香港政治与社会环境,如果林郑循规蹈矩地展开公众咨询、向立法会提出审批拨款,这个有明显政治意味但也有益于香港经济、旅游业的项目根本不用做了,别说香港本土的杂音,大陆一端恐怕也会出现不少噪声。因此,她绕过立法会,说服马会出资,以自己30多年公务员经验游走于制度的空间。

香港亲北京报章《大公报》前天就发表社评指把香港故宫项目规划做到完全保密,“一方面固然是北京方面的要求,但同时也是眼前特区事情要办成、办好的一个必要条件”,这次香港故宫的决策过程“一切都在紧密、高效、有序的情况下进行”,简直是一个特区施政“奇迹”。社评也大赞林郑的“敢于决策、勇于承担、有条不紊和专业投入,确实是功不可没和叫人刮目相看的”。

有媒体形容,要选香港特首,最重要的还是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个人的一票。这场争议看在北京眼里,林郑无疑是得分的。不过,对那些原本寄望梁振英下台后香港能够重新出发的香港人,就恐怕要感到幻灭了——在勇往直前执行北京意志方面,林郑无异于梁振英。

香港回归以来的三任特首,一位在50万人上街游行后下台,一位在任期末爆出多项丑闻而民望大跌,另一位也因为手法激进导致社会撕裂、民意低落而放弃连任,由此看来,下一任特首如果无法赢得社会广泛信任,香港的治理还是会困难重重。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