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迎接精酿啤酒新欢

中国特稿

去年下半年,酒吧林立的北京市三里屯商圈又开了一家新的精酿啤酒酒吧——悠航鲜啤,爱喝精酿啤酒(craft beer)的北京市民又多一个好去处。

精酿啤酒比青岛、燕京等工业啤酒一般要贵上八九倍,但它在北京的受欢迎程度不但没减弱,反而逐年飙升。

北京人为什么爱上精酿啤酒?中国酿造的精酿啤酒有什么“中国特色”?精酿啤酒有朝一日会取代工业啤酒吗?

“精酿啤酒圈子里的很多人,也都喜欢喝红酒、单一麦芽威士忌、手冲咖啡,喜欢玩运动,例如健身、跑马拉松、极限骑行。这是中国消费观念在改变的现象。”

影视管理人员刘奡去年初在朋友的引荐下认识了精酿啤酒(craft beer),10多种口味的啤酒,让她发现啤酒原来也可以“玩”出那么多种可能性。

刘奡告诉《联合早报》,中国消费者越来越追求个性化的消费,不喜欢千篇一律的工业产品,而精酿啤酒越来越受欢迎,反映的是消费文化的提升。

精酿受欢迎反映中国人生活方式多元

去年6月在北京一个胡同里开设“北平机器”酒吧的李威,同样认为精酿啤酒的普及化,与中国人生活方式和生活品质的普遍提高相关。

他说:“中国人的生活方式越来越多元化,追求更丰富的选择、不再趋同。这样更个性化的一个最突出表现,就是精酿啤酒。”

李威也是北京自酿啤酒协会会长。协会于2012年创办,目的是为啤酒爱好者提供一个学习和分享酿酒知识的空间。

北平机器酒吧老板李威:工业啤酒适合大口饮酒解渴,精酿主攻个性化市场,方向不同,没有优劣之分。

精酿吧增幅惊人 

据李威估计,北京前年开了10家精酿啤酒餐厅和酒吧,而到了去年,新酒吧的数量倍增至50家,增幅和市场潜力惊人。

目前北京精酿啤酒圈中,较成熟的品牌包括大跃啤酒、悠航、牛啤堂、熊猫、箭厂和京A等。

据业者和酒客观察,在中国喝精酿啤酒的人越来越多,当中在地人的比例也持续增加。

来自美国的京A精酿啤酒老板艾理善(Alex Acker)说:“我们刚开始营业时,近八成的顾客是外国人。但在短短的两三年内,中国人已经占我们顾客群的一半。”

艾理善和加拿大籍华裔朋友李善邦都是啤酒爱好者,两人在北京长期工作,四年前开始在家酿酒,并于2013年在三里屯一带开设The Big Smoke精酿啤酒酒坊兼餐厅。两人翌年乘胜追击,开了京A酒吧。

李善邦说,中国人和世界各地的消费者一样,都爱好高品质的产品。他说:“越来越多中国人在外国旅游或生活,他们接触手工酿造、新鲜、独特的精酿啤酒后,也希望在国内找到类似的啤酒。”

大跃啤酒老板高泰山(Carl Setzer)则告诉本报,中国消费者并不是贪一时新鲜才喝精酿啤酒的。他说:“大多数顾客来了我们酒吧后,会一直再回来,甚至带朋友来尝试精酿啤酒。他们是真的喜欢上这种啤酒了。”

高泰山来自美国,最初来北京是从事IT行业,业余爱好在家酿酒。没想到,他自酿的几种口味在朋友群中反应出乎意料地好,于是在2010年踏出第一步,在南锣鼓巷附近开设了大跃啤酒,当时这是中国北方第一家精酿啤酒厂。

酿酒爱好者倍增 精酿文化落地生根

李威指出,除了普通消费者,中国的酿酒爱好者也出现了倍增的趋势,反映了精酿啤酒文化正在中国落地生根。

他任会长的自酿啤酒协会最初成立时只有10名成员,其中只有一人是中国人。目前,会员人数已飙升至600人,中国人占了多数。

会员符欣(29岁,酒吧老板)说:“我的酒吧卖的都是进口瓶装精酿啤酒,我总觉得需要有自己的品牌才有竞争力,所以来学自酿啤酒。

“我希望通过在酒里添加奶油、香草、桂花等材料,酿造出属于我自己的啤酒。”

自酿推动精酿啤酒市场

李威说,越来越多自酿啤酒爱好者转战商业酿造,影响和改变了北京甚至是中国的啤酒版图,推动了中国精酿啤酒运动的发展。

不过高泰山提醒,精酿啤酒的价格比一般工业啤酒贵很多,因此不太可能取代工业啤酒在中国的地位。

2010年10月,高泰山在北京开设中国北方第一家精酿啤酒厂大跃啤酒,之后短短六年里,北京共出现了近20家精酿啤酒厂。他表示,精酿啤酒圈不大,老板和职员都相互认识,经常一起喝酒及合作酿造新啤酒。(大跃啤酒提供)

他说:“虽然中国的中产阶级协助捧红和支撑精酿啤酒的发展,但仍有大部分中国民众认为精酿啤酒太贵。一杯40元(人民币,下同,约8.22新元)的啤酒,他们能买上四天的食物或15瓶工业啤酒,他们根本不会想喝精酿啤酒。”

李威则强调,工业啤酒和精酿啤酒并不是对立的。他说:“工业啤酒更适合大口饮酒和解渴,它依然会是主流;精酿啤酒主攻个性化市场,两者只是方向不同,并没有优劣之分。”

精酿啤酒年产量不能超过600万桶

和青岛、燕京等传统工业拉格啤酒(lager)不同,精酿啤酒强调创新、独立的个性,酿酒师可发挥想象力,为每一款啤酒酿造出与众不同的口感。

但根据美国酿酒者协会的正式定义,精酿啤酒厂必须是独立经营的,不依附于大企业集团;其年产量也不能超过600万桶;并且要以正宗方式酿酒,不使用任何人工味道添加剂。

李威说:“这是很尴尬的定义。599万桶和601万桶,有本质的区别吗?再说,美国的鹅岛酒厂被大企业百威收购了,但它的品质还是那么好、种类还是那么丰富,它从此就不算是精酿啤酒了吗?”

李威把精酿啤酒比喻为摇滚乐,“不是有了贝斯(bass)或者声音很响就是摇滚乐”。他说:“那条线在哪儿?在每个人心里。我认为,精酿啤酒是个概念,而不是个定义。”

中国消费者爱酒花口味

精酿啤酒分拉格(lager)、艾尔(ale)、印度淡色艾尔(india pale ale,简称IPA)、小麦啤酒(wheat beer)、黑啤(stout)等不同种类,中国人偏爱哪种口味?

京A精酿啤酒老板李善邦说,和美国10多年前开始精酿啤酒革命时一样,中国酒客也爱上了浓郁酒花(hops)味的啤酒,目前IPA是最受欢迎的啤酒之一。

带有酒花味的啤酒都会比较苦,一般人比较难接受,但啤酒爱好者郑佩辰(25岁)说:“我喜欢IPA和黑啤,因为反差比较大,比较刺激。不重口味的人,是不会尝试精酿啤酒的。”

北京精酿啤酒酒吧一般提供顾客选择的口味超过20种,印度淡色艾尔最受欢迎。(林子恒摄)

啤酒跑风潮吹进中国

啤酒是高热量饮料,爱喝啤酒的人,给人的印象是挺着圆圆啤酒肚的大叔。

不过世界各地最近兴起“啤酒跑”(beer run)的风潮,将“不健康”的饮酒习惯和运动结合在一起,给了啤酒爱好者更多喝酒的原因(借口),这阵风也吹到了中国。

世界各地最近兴起的“啤酒跑”吹到了中国,图为京A精酿啤酒主办的啤酒跑。(京A提供)

北京自酿啤酒协会前年夏天主办了第一场啤酒跑,围绕四家酒吧安排了约四公里的路程,参赛者须在每一家酒吧喝完一杯酒,才能续程到下一站。顺利完成所有四站“任务”的人,都可得纪念品。

会长李威向《联合早报》指出,首届啤酒跑只有10多名参赛者,而去年主办的活动,最多吸引了约100人参加。

“啤酒跑”酷元素打造精酿文化

京A主办过啤酒跑,老板艾理善说,这是为了给中国的精酿啤酒文化注入更多好玩和“酷”的元素,也希望借此提高公众对精酿啤酒的认识。

他说:“我们要让中国民众看到啤酒的另一面,让他们为之而感到兴奋。”

确实,中国虽然有越来越多人认识精酿啤酒,但他们始终还是占了少数。

精酿尚未普及 市场潜力巨大

据中国酒业协会发布的数据,精酿啤酒前年消费量只占啤酒总消费量的1%;相比之下,美国的精酿啤酒消费占比接近20%。由此可见,中国的精酿啤酒市场还有巨大增长潜力。

啤酒爱好者陈杰(32岁)指出,精酿啤酒还未普及化,是阻碍这个市场迅速扩张的路障之一。他说:“想喝精酿啤酒,都得到酒吧去;如果在大部分餐馆都能喝到高水准的精酿啤酒,这场精酿啤酒革命才算是真正上轨道。”

李威预测,北京的酒吧密集度会逐渐提高、酒吧文化会在未来五到10年内成熟,到时,鲜啤酒将成为中国中档餐厅的标配。

他说:“北京经常会流行各种餐饮风潮,但我觉得精酿啤酒会是个不可逆转的方向。因为它代表了整个社会进步的方向,人们不可能从多元变回单一、不可能从个性变回单调。”

不过大跃啤酒老板高泰山提醒,精酿啤酒要在中国站稳脚步,还须更好的把控啤酒品质。他说:“很多人看到精酿啤酒的商机,纷纷开设酒吧和酿酒厂,但却忽略了产品的质量。

“如果人们愿意关注品质,而不是啤酒产量或盈利,北京将有很大的潜力能成为闻名世界的精酿啤酒中心。”

有机结合酒曲酵母 曲啤酒独具中国特色

在西方的啤酒酿造过程中,酵母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能将谷物发芽后产生的糖分转化成酒精,因而产生啤酒。

然而在中国,酒大多数是用酒曲酿造的,而不是酵母菌。酒曲是由发霉的谷物制成,酒曲内的酶制剂,能将谷物原料糖化发酵成酒。

酒曲酿酒是中国酿酒的精华所在,为世界酿造出了著名的中国白酒。

研发“曲啤酒” 京A创中国特色

酒曲和酵母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酿酒法,在中国精酿啤酒酒家京A的酒坛里,得到了有机结合,制成独一无二、极具中国特色的“曲啤酒”。

京A老板艾理善告诉《联合早报》:“精酿啤酒的精神就在于创新。我们一直在尝试酿造出有中国特色的啤酒,有一次就突发奇想,将白酒的酒曲加入啤酒内,制成高酒精含量、香浓的艾尔啤酒。”

最好的啤酒须有在地文化和味道

北平机器酒吧的李威说:“中国的香料自古以来就是世界上最好的。花椒、茶叶、桂花、茉莉花等,把在地文化和味道加到啤酒里,才能酿造出一个地方最好的啤酒。”

大跃啤酒则同样以乌龙茶、桂花茶等中国材料来酿制啤酒。老板高泰山说:“我们也以中国历史或小说人物为啤酒取名。例如,我们的苏格兰艾尔‘孟德啤酒’,就是以《三国演义》的曹操(字孟德)命名的。”

美国的艾理善(左)和加拿大华裔朋友李善邦2013年在三里屯一带开设精酿啤酒酒坊兼餐厅,翌年开了京A酒吧。李善邦说,“京A”号牌是北京最早期的汽车号牌,只有中国政府机关轿车使用,是某种身份象征。(京A提供)

酒花培育商机无限

京A的李善邦认为,中国应该着手研究具有当地特色的酒花花种。他以新西兰为例说:“新西兰有着非常完善的酒花培育项目,他们花了五到10年时间研制出新的酒花品种,它的味道非常特别,也让新西兰在精酿啤酒业界占据了一席之地。”

艾理善指出,新疆、青海一带的日照时间长、气候较为干旱,非常适合种植酒花。他说,精酿啤酒在世界各地正呈现爆发式增长,未来对酒花的需求肯定会飙升,中国应把握好商机,趁早开始进行研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