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东山再起 须读懂年轻人的心

国民党副主席胡志强不讳言,台湾岛内“就是要国民党倒”的反蓝情绪高涨。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祁冬涛博士:得不到年轻人的支持,是国民党一大隐忧。(祁冬涛提供)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王业立:国民党必须以更系统化的方式培养从政人才。(档案照片)
台湾大学政治系荣誉教授张麟征:国民党偏离统一“正轨”,拥抱“独台”,结果是两头不着岸。(黄顺杰摄)

在去年的台湾总统选举中狂输300多万张选票,更首度失去立法院最大党地位的国民党, 将在 5月20日改选党主席。

接受《联合早报》专访的学者分析,目前已表态参选的五位台面人物平均年龄达66岁,暴露了国民党长期奉行的论资排辈和“大佬”文化仍然根深蒂固,根本看不见世代交替的耳目一新,既凸显党内青黄不接的人才断层隐忧,更反映出国民党下野后“聆听年轻人的声音,争取年轻选民支持”的反思沦为口号。

党主席之争再一次暴露国民党深陷内斗泥沼,尚未与年轻族群重建关系的社会观感每况愈下。学者认为,台湾选民结构正在转变,国民党期待东山再起,必须正视争取年轻选民支持的迫切感,已深 化为危机。

“此时的国民党无疑是自迁台以来最羸弱悲惨的时期。”政治记者出身、长期采访国民党新闻,之后先后担任国民党主席吴伯雄办公室主任及国民党文传会主委等要职的李建荣,在他的新书《百年大党,十年风云》中这么形容国民党当前的困境。

的确,自2014年县市长选举惨败以来,国民党的气势一路崩解,不但在去年的总统选举中以300多万张选票狂输民进党,更首度失去立法院最大政党的龙头地位,只拿下35席立委,让原本污名缠身的民进党有机会咸鱼翻身,首次同时掌握总统府与立法院多数,实现完全执政。

以总统蔡英文为首的民进党政府上任后高擎“转型正义”大旗,设立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追讨国民党收复台湾以来所累积的党产,甚至冻结国民党的银行支票与账户,导致党工薪水无法发放,形同“抄家灭党”。

早在本世纪初第一次政党轮替后,民进党立院党团在2003年通过修法下令政党和政治人物退出媒体经营,国民党已失去主导舆论的优势,如今党产再遭冻结,生存已陷入险境。一位政治观察家这么分析,“在国民党退出媒体经营后,再把国民党金脉斩断,没钱的国民党就不会选举,这等于把国民党两条腿都打断。”

然而,尽管弹尽援绝,派系林立的国民党始终无法将枪口一致对外;党魁之争才刚开打,就已呈现战火漫天之势,参选人之间相互攻讦,党内团结步步瓦解。随着5月20日党主席改选慢慢逼近,党内分裂无疑将越加明显。

学者:当前要务是争取年轻族群

受访学者认为,内忧外患的国民党能否走出谷底,重现蓝天,很大程度得看国民党的改革理想能否唤起人民认同,尤其是年轻族群的支持。

“国民党一直搞内斗,没有精力搞改革,无暇与年轻世代重新建立关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祁冬涛博士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这么说。

他指出:“年轻人始终认定国民党是个暮气沉沉、没办法为年轻人提供机会的政党,所以国民党必须改革它和年轻人的关系,重新和年轻人与这个社会建立联结,从而争取支持和选票。”

台湾大学政治系教授王业立受访时也告诉本报,国民党作为一个政党,要重振旗鼓自然得仰赖选民支持,而年轻人是关键票源,但国民党的致命伤正是缺乏对年轻族群的吸引力。

他说:“其实2014年太阳花学运后,台湾的社会运动蓬勃发展,年轻人对政治的参与更加踊跃,但国民党在这方面的努力却非常薄弱,等于失去了一个世代的年轻人的支持,尤其是在太阳花学运之后,30岁以下年轻人几乎很少有人是支持国民党的。这对国民党的未来是一个很大的隐忧。”

王业立也指出,随着过去长久支持国民党的中老年人逐渐凋零,台湾的选民结构也正在转变,国民党要争取年轻选民的支持因此显得更加迫切。

他补充,过去一年,尽管执政的民进党在选前选后政策矛盾的“发夹弯”层出不穷,一例一休、同志婚姻、年金制度等改革也令很多年轻人不满,但国民党作为最大的反对党“似乎也不具备让年轻人与他们站在同一边的吸引力”。他说:“要被年轻选民拥抱,就看你国民党有没有新的东西和人才啊!”

“大佬”文化导致人才断层

国民党长期奉行论资排辈的“大佬”文化,使得党内中生代始终踌躇不前,党内自然面临人才断层,难有让人耳目一新的面貌。

以三个月后的党魁之争为例,五名参选人的平均年龄超过66岁,其中现任主席洪秀柱、前副总统吴敦义和前副主席詹启贤更是几近古稀,根本不见世代交替与党内改革的决心。近日盛传有意参选的前立委潘维刚,今年也已60岁。

台大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张佑宗教授指出,国民党内部青黄不接,根本问题与其核心价值有关。他说:“以前国民党有一个铁票区(军公教),过去跟着国民党从大陆撤退到台湾。它有一个基本意志:我们要反攻大陆,解救同胞。他们与国民党有一个心理上的连结。但现在的外省(从大陆迁台者)第二代、第三代,已经慢慢没有这种感觉了。”他认为,国民党必须提出新论述吸引支持者。

王业立也建议,长期靠地方派系布局的国民党必须以更系统化的方式培养从政人才。他说:“2008年的民进党,其实败得非常惨,立法院席次不如现在的国民党多,但他们有非常多的中生代,愿意到艰困的地区扎根。国民党除了靠地方派系,就是在选前提名空降,空降的一些年轻人看起来形象不错,但选输了就撤,没有耕耘,让民众认为你只来这沾点酱油就走。”

摆脱陈水扁贪腐案纠缠 民进党经验值得国民党借鉴

王业立分析,按当前形势推断,国民党或无法在2018年县市长选举推出太多足以力拼民进党的强棒,更遑论2020年的总统选举,奄奄一息的国民党欲徐图再起,恐将不易。

但祁冬涛指出,2008年受前总统陈水扁贪腐案拖累的民进党污名缠身,当时舆论普遍认为该党20年都未必能翻身,孰料短短八年即重夺执政权。他说:“民进党下台以后,蔡英文带领民进党慢慢崛起,并争取年轻选民的支持,那个思路和过程,其实非常值得国民党学习。”

两岸路线与主张 国民党咸鱼翻身关键

受访学者认为,国民党未来能否东山再起,一大关键在于其两岸路线与主张如何定位。

日本资深媒体人野岛刚在新书《台湾十年大变局:野岛刚观察的日中台新框架》中就提出观察:以台湾政治变换之快速看来,国民党未来不见得一定垮台,不过恐怕须“大破大立”,“譬如将中国国民党的‘中国’两字去掉”,否则想要再站起来恐怕很困难。

马英九“不统不独不武”主张 大陆痛批为“独台”路线

国民党在2004年总统败选时,党内就曾掀起将“中国国民党”改名为“台湾国民党”的争论。2013年9月爆发的“马王政争”(前总统马英九与立法院前院长王金平之争),进一步让国民党内“中国国民党”与“台湾国民党”两大派系的斗争全面公开,后者近年来更已成为党内主流。

可是,尽管马英九任内坚守“九二共识”,中国大陆社科院台湾研究所前所长余克礼去年仍痛批,马英九死抱“不统、不独、不武”的路线,回避两岸政治谈判,既加剧台湾的台独分离倾向,更让两岸政治议题成为台湾政治禁忌,实质上根本与推动“台湾国民党”的本土派路线无异。

张麟征:国民党拥抱“独台” 跟着民进党的“台独”摇尾巴

台湾大学政治系荣誉教授张麟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也呼应这个观点:“你表面上说两岸同属一中,因为有这个旗子打出去,中共不得不给你很多好处,大批惠台政策是这个情况下出台的,但是骨子里,马英九就是走独台路线的人。”她指出,国民党从创党开始就是以“统一中国”起家,如今不提统一,实为“如假包换的独台党”。

张麟征认为,国民党偏离统一的“正轨”,拥抱“独台”,犹如跟着独派的民进党“摇尾巴”。她说,凡是政党皆以理念号召群众,如果没有理念或理念与别人差不多,“你就无法聚集同志”。“他卖红烧牛肉面,你也卖红烧牛肉面,他的名号打出去说自己是正统牛肉面,你再跟着他旁边开一家牛肉面店,你的顾客一定是门可罗雀,因为大家都去吃正统的。”

她说,曾抛出“一中同表”的现任党主席洪秀柱“路线正确”,国民党要再起就得重回统一路线。“国民党不要说今天统派是少数,你就跟着独派摇尾巴,只要你努力,少数可以翻转为多数。”

洪秀柱前年参加党内总统初选时曾提出“一中同表”,指中华民国宪法是朝向终极统一,并认为马英九提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以及不统、不独、不武、维持现状,已达阶段性任务,有必要再进化。此话一出马上引发党内焦虑,认为洪秀柱的两岸政策是“急统”,对选情不利。

国民党和主流民意渐行渐远

在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祁冬涛博士看来,国民党在马英九的领导下已和主流民意脱轨,“亲中没给老百姓实实在在的好处,再加上年轻人原本比较反中,大家的情绪都朝反中的情绪发展,民进党也乘着这个趋势上台”。

他说,“比马英九还更亲中”的洪秀柱不仅是党内少数,更是台湾社会的少数,如果国民党由她继续担正,“整个国民党离台湾的主流民意是越来越远的”。

根据政治大学选举研究中心汇整的台湾民众统独立场趋势分布,截至去年12月,带有模糊空间的“维持现状再决定”虽是台湾目前最大公约数,却是连续第二年下滑,占33.3%;形同事实独立的“永远维持现状”则连续第二年上扬,占26.1%。

祁冬涛说:“我估计党主席改选洪秀柱会下台,由吴敦义接任,然后回到马英九比较中道的两岸主张。”

前副总统吴敦义上月宣布参选党魁时多次重申,坚持马英九的“九二共识,一中各表”。他强调,“大陆看到‘一中’才放心。台湾看到‘各表’才安心。而且这个‘一中各表’,不是谁可以随便改的。”

代表本土派系的吴敦义也表明,“中国国民党”的“中国”二字是“资产,不是负债”,以目前的国际和两岸情势来看,坚守中华民国更是两岸和平的关键。

洪秀柱可能坐收渔人之利

张麟征认为,排除可能无法跨越连署门槛的前台北农产运销公司总经理韩国瑜,其他表态参选的吴敦义、副主席郝龙斌和前副主席詹启贤都是“独台”的本土派,相互瓜分党员支持,拥有黄复兴党部支持的洪秀柱还是可能坐收渔人之利。“如果票源不能集中,本土派就未必有必胜的把握。”

胡志强:大家都要国民党倒

国民党副主席胡志强指出,国民党与台湾民意渐行渐远,以致“就是要国民党倒”的反蓝情绪高涨,国民党欲卷土重来,除了得加强文宣论述能力,更须努力“了解民意、掌握民意、反映民意”。

“大部分的民众就是要你国民党倒啊,你没办法跟他们解释。”

胡志强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无奈地描述台湾社会当前对国民党的不利氛围。

他说:“国民党现在的处境非常艰难 ,艰难到有些人三不五时地告诉我们说,国民党没有希望再起来了,甚至于说,国民党已经结束了。我们当然不是这样看。”

文宣论述弱+疏离民意=痛失江山

胡志强坦言,国民党最大缺点在于文宣攻势上缺乏主动积极,特别是前总统马英九在第二任期遭反对力量围剿,“国民党不倒,台湾不会好”的呼声四起,“我没看到国民党用有效的措施来扭转”,结果无法为政策和立场充分辩解。

再者,国民党也未充分意识到党与民意的疏离。曾担任台中市长13年的胡志强对此有着切肤之痛。他指出,台中市在他领导下财政表现居全台县市之冠,辖区生产总值更曾连续五年达7.5%;基础建设方面还推动兴建快捷巴士(BRT)和台中歌剧院,但即便政绩丰硕,选举“还是输”。

胡志强提高声量说:“为什么?你完全不了解民意对你国民党(的)隔离。”他补充:“所以不管你怎么做……民众不在乎政绩,政见或政绩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感觉最重要。”

胡志强在2014年的县市长选举中以21万票的差距惨败于民进党籍的林佳龙,连任失利。

社会不肯定国民党的努力

时至今日,下野八个多月的国民党是否吸取了教训?

胡志强指出,国民党有努力,但没得到社会的肯定。他也提到,国民党意识到改革的必要与迫切,但民进党上台后对国民党展开党产追杀,“党部都快要停止运作了,请问要怎么改革?”

胡志强认为,国民党羸弱无力,外界必然认定现任主席洪秀柱失职,但他愿意这时替洪说话,称“洪主席不是一个会推责任的人”“很多人会看到她尽量维持国民党的生存,但是并没有带着国民党前进……(这是因为)她也几乎没机会这样子做。”

贤瑜郝吴柱 胡志强不选边站

党主席改选将在5月举行,“贤瑜郝吴柱”五人在党跌入谷底之时挺身而出,争取党领导权,不选边站的胡志强送上祝福。

他说:“我只希望有一场君子之争。我在另一个场合说过,我希望我们越选越团结,不希望越选越分裂,所有的候选人心里都要有一句话,‘无私、团结,救台湾’。”

对于选择不加入战局,地方、中央和党务资历完整的胡志强解释:“五个人我觉得都很好,各有长处,不需要我再出来。”

大佬放手 年轻人才自然会冒出来

胡志强承认,国民党依旧面对年轻化的问题,但他坚信,只要党内大佬都“放手”,年轻人才自然会冒出来。

“大家都知道国民党要年轻化,可是每次选举,还都是大佬出头,这样就不容易年轻化了……国民党真的要下决心,快速、具体地年轻化。”

坚信国民党是维护两岸和平的希望

分析认为,除了党内改革与栽培新血,两岸路线也是国民党能否重生关键。但国民党内长期存在路线之争,在两岸路线上的对立明显。对此,胡志强受访时仅轻描淡写地说:“一中各表和一中同表有什么差别?Nobody knows(没人知道)……我不认为两者之间有差别啊。”

但不论两岸主张如何表述,胡志强坚信国民党对维护两岸和平的重要性。“国民党是一股很大的力量,也是hope(希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国民党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