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锐民:香港“狗的故事”

笔者上周五休假,趁住家附近的银线湾挂红旗警戒,就带上收养的唐狗(混种狗)到沙滩走走。谁知不到五分钟,就听到广播要求立即离开,笔者马上拖犬走;很快,康文署女职员已来驱赶了。

香港大部分沙滩都由港府管理,严格规定不准犬只进入,以免骚扰泳客。问题是,冬天气温只有11摄氏度,银线湾又经常因浪大而挂上红旗,当日只有一人在冬泳,犬只在沙滩上走走,根本没骚扰任何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