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民党主席候选人 詹启贤有志从“绿叶”变“红花”

多年来,詹启贤在党内多退居二线,称职地扮演辅佐的角色,包括党副秘书长、首席副主席,以及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中为马英九辅选,担任竞选总干事。现在,这名“绿叶”决定争取担正,自然引起外界好奇。

詹启贤在《联合早报》对他的专访结束后,像个和蔼可亲、爱聊天的长辈一样,继续和正在收拾摄像器材的记者闲谈,忽然,他忆述起八年前与时任党主席吴伯雄造访狮城的情景。

“那时候我和吴主席到新加坡有幸与(建国总理)李光耀先生见面,他问起我们国民党未来有谁(能接班),我们当时提了朱立伦和吴敦义。李先生就接着说,‘that's all(就这样)?’我印象很深刻。”詹启贤笑着说。

显然,国民党青黄不接,忽略栽培接班人的问题已经存在多年,而当年并不入列“接班名单”的詹启贤,如今却成为包括现任主席洪秀柱、前副总统吴敦义、党副主席郝龙斌等在内的六名党主席候选人之一。虽然民调落后,但詹启贤仍努力拼搏,希望能肩负起带领国民党转型、重振旗鼓的重担。。

台湾最大在野党国民党史上最激烈的党主席选举进入最后两周的决战期,超过40万名国民党党员将在5月20日投票。如果新任党魁首轮难产,国民党将在6月4日进行第二轮投票。

多年来,詹启贤在党内多退居二线,称职地扮演辅佐的角色,包括党副秘书长、首席副主席,以及在2008年的总统选举中为马英九辅选,担任竞选总干事。现在,这名“绿叶”决定争取担正,自然引起外界好奇。“我一向并不认为一定要站在第一线上,我也不喜欢在政治上出风头,但我也因为这样,到现在(没跟什么人结下)很大的恩怨,也没什么包袱,所以我能在国民党现在面临的新局面下,变成一个大家可以比较期待的方向。”

面对执政党民进党的清算,近年又接连在重大选举中惨败的国民党,如今面临救亡图存的时刻,外科医生出身的詹启贤自认有“处方”,能让长期陷入意识形态争议和地方派系斗争的国民党起死回生。他以浑厚的低音,以外科医生的沉着,不疾不徐地说:“国民党第一必须从观念上就改变,而这个观念的改变,得从领导人开始,让国民党跟现在的台湾社会更贴近一点。”

要把失联党员找回来

詹启贤指出,当领导人“换脑袋”后,党就有可能号召有理想,却厌恶斗争的失联党员归队,从而实现“强身、调整体质”。不过,詹启贤在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除了连番强调以“中道力量”改变国民党,也没有再提供深一层说明。他说:“我一个人力量不够,国民党有很多(有抱负的失联党员),我只是带个头,他们跟着我后面来……假如我不出来他们永远在外面。”

詹启贤这回打着“能革者”的旗子参选,显然对自己的能力和实力有十足把握。曾任奇美医院院长和国光生技董事长的他,除了主打企业经营、管理和执行经验,还强调自己长年累积的“国际观”。

“你可能不清楚我过去对国际事务的参与。”詹启贤对记者说,接着再以两分钟细数他参与过的国际事务,包括1997年出任卫生署长后到瑞士推动台湾重返世界卫生组织、担任无任所大使(即巡回大使),以及参与博鳌论坛、国共论坛和亚太经合组织会议等国际活动。

的确,自民进党政府上台以来,两岸关系僵滞,加上国际情势日益充满不确定性,种种外部环境变化都是台湾最大在野党领导人必须面对的问题。

在詹启贤看来,国民党始终是最有能力突破两岸困局的政党,过去八年屡屡被批“亲中卖台”马政府两岸政策才是正道,却不幸被“民进党和台独分子操作、误解”。“我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台湾的民众会反过来的,因为他们逐渐地发现,过去的做法才是对的。”詹启贤眼神坚定地说。

不过,在说服选民之前,对两岸路线存在严重内部分歧的国民党尚需先整合内部意见。詹启贤说:“有人认为极端的西进是为台湾好,有的人认为慢慢来是为台湾好……以我看来,多数的民众现在认为,(应该)一步一步地看着局势的变化往前走,并没有想一下子现在就要怎么样,这是台湾多数内部的人的看法。”

除了路线争议,国民党也长期陷于本土和外省的意识形态旋涡中,出生彰化县员林镇的医生世家、被视为本土派代表的詹启贤就曾深受其害。

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发生319枪击案,詹启贤时为奇美医院院长,并担任时任总统陈水扁的主治医师,国民党强烈质疑他助扁制造假伤口。10多年过去,这个“伤口”显然未愈合,力挺洪秀柱的国民党副主席陈镇湘,今年3月就要求詹启贤到中常会报告“两颗子弹”原委。

詹启贤语气平淡地说:“国民党里面这一点就是不好啦,碰到选举就拿出来变成一种斗争的一个借口。”谈到省籍课题,他以新加坡举例补充说:“台湾的本土就应该跟新加坡一样,只要你认同新加坡,只要你认同这个地方,只要大家都是生命共同体,不管你是马来人,你是华人,你是印度人,都是本土。台湾也应该如此。”

新加坡培养政治人才

经验值得借鉴

事实上,詹启贤还认为,新加坡的发展经验还有更多值得国民党乃至台湾借镜的地方,特别是政治人才的培养。他同意,这次参选主席的候选人都是年龄稍长的“老面孔”,但这是因为国民党经过八年执政,“中生代都被消耗掉了”。

再过两个月,詹启贤将过69岁生日。受访当天,他褪去平日的笔挺西装,改穿印上名字和竞选口号的鲜红色Polo衫,整个人顿时年轻了10岁。“虽然我不是年纪很轻,但是我算是比较新鲜的人……你们新加坡也一样啊,不能随便找个30几岁的人来接替吧,国民党这几年没有按部就班地培养,断掉了。”

他说,民进党当年失去政权后跌入谷底,当时算是“新面孔”的现任总统蔡英文接下党主席,“民进党的气势上来了”,一步步朝重返执政前进。他深信,自己也能发挥同样作用,让苟延残喘的国民党恢复气势。

当然,倘若国民党在他领导下成功振衰起敝,詹启贤的下一步就是直攻总统大位。身为唯一表明有志竞选2020年总统的党主席候选人,詹启贤解释:“国民党主席有选2020总统的政治责任,那你不选,有谁选?”

他也像个训斥家中晚辈的长者,不点名批评承诺不选总统的郝龙斌:“表面看起来很谦虚,但从一个角度来讲,有一点不负责任,我认为不愿意选的人,是没有责任感……是想要卡着这个位子,而不愿意负后面的责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4250851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