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划图迟迟未推出 雄安新区暂陷停滞混乱

《联合早报》昨日乘坐北京至雄安新区首发动车前往容城采访时发现,当地居民已经从4月1日雄安新区宣布成立后的喧嚣兴奋走出来。暂时的失业,暴涨的房价、房租以及新区高标准的规划,都让县城的居民焦虑恐慌。

在中国官方文件中被称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的国家级新区雄安新区,在规划图迟迟未推出之际,似乎暂时陷入了停滞、混乱状态。《联合早报》昨日乘坐北京至雄安新区首发动车前往容城采访时发现,当地居民已经从4月1日雄安新区宣布成立后的喧嚣兴奋走出来。暂时的失业,暴涨的房价、房租以及新区高标准的规划,都让这个原是北方服装、辅料集散地的县城的居民焦虑恐慌。

雄安新区规划范围涉及河北省雄县、容城、安新三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其中,容城是雄安新区管委会的所在地,首批进驻新区的央企也落户于此。

为防止新区的发展被房地产绑架,4月1日起,雄安新区三县全面叫停房产交易,关停售楼部和房屋中介机构,冻结一切房屋过户手续。此外,当地所有房屋也禁止动工。房地产、建筑行业的封冻,造成了当地一批相关行业人员的暂时失业。

“雄安新区来了,没想到我们却先失业了。”在容城商场工作的李娟(28岁,化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诉说,年收入20万元(人民币,下同,4万新元)、从事砂石运输的老公失业半年了:“今年2月,村里就不让动车,现在整天在村里‘斗地主’(玩牌),无事可干,家里就靠我不到3000元的工资与存款生活。”

同样的,在婴幼儿用品商店打工的王丽(33岁)再过两个多月,也将成为失业队伍中的一员,她对《联合早报》说:“老板房租到期,不愿续租,我也只好换工作,正好也逼迫自己学一项技能。”

雄安新区未来无限的商机也带来投机热潮,房价上涨被控制后,房租价格却连番暴涨。在容城县城一条比较繁华的商业街,随处都可以看到甩卖清仓的字样。

餐馆租金从1万涨到6万

30岁的餐馆老板李亚宁受访时说,她今年3月28日租住一套100平米的住宅,年租金只要1万3000多元,现在已经涨到6万元。

与任何新城建设初期一样,拆迁补偿问题总是当地居民最大的关切。在一家私营玻璃厂工作的李刚(化名,35岁)受访时说,4月1日以后“确实高兴了一个月”,但如今他担忧地说:“现在有祖祖辈辈可以居住的农家院,‘停车场’,今后统一规划住进小区(指楼房),只能换来70年的产权房,还要交物业费,家庭花销变大,怎么算都不合适。”

除了房产拆迁补偿,更让他焦虑的还是就业问题。他沮丧地说,自己所在小规模私企根本无法与入驻的央企、国企竞标抗衡:“他们都有自己全套产业链,我们不太可能有机会分享利益。”

私营企业员工、店员对现实不满和对未来焦虑,入驻新区的央企员工,则信心满满。一名不愿透露姓名,已在容城调研、工作三个月的李姓员工对《联合早报》说,现在这里各种水、电、气等基础设施急需改变,只有央企适合来做。

《联合早报》记者昨天上午到达容城后,正赶上一场大雨,县城中心积水,驱车前往老城区的路无法通行,有餐馆还因大雨断电,空调停运。看来,作为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在发展的道路上还任重道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雄安新区
15495105669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