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市兴起青年租赁公寓潮

中国社科院社会蓝皮书显示,约三成90后大学毕业生,在毕业一年后,居住面积不足20平方米,但相对于面积大小,他们更希望提高生活质量。这些更看重个人价值的90后大学毕业生,可能成为“不买房一代”。

中国一线城市高企的房价,以及90后年轻人对品质生活的追求与观念改变,正催生青年租赁公寓的兴起。受访业内人士表示,如果能形成良性的商业模式,并得到政策支持,青年租赁公寓不失为平抑一线城市租金和房价的办法。

“20多岁是人生最好的年华,不能苦兮兮地活着。”

北京一家民企职员刘慧(25岁)最近刚从合租的民宅搬出,换到月租4200元(人民币,下同,约合840新元)的青年公寓。

这个不到20平米的一居室空间,每月要耗去刘慧月薪的一半,但她依然认为物有所值。她愉快地对《联合早报》记者说:“每月多掏1800元,换来舒适美好的每一天,当然值得。”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蓝皮书中的调查显示,约三成90后大学毕业生,在毕业一年后,居住面积不足20平方米,但相对于面积的大小,他们更希望提高生活质量。这些更看重个人价值的90后大学毕业生,可能成为“不买房一代”。

调查显示,拥有自己住房,仍是90后毕业生的刚性需求,但他们当中只有三之一接受“为了买房,我愿意降低生活质量”;另有超55%的90后毕业生,选择“如果要背上沉重的房贷,我宁愿不买房”。

刘慧租房小区的二手房均价近7万元一平方米。如果购买一套60平米的一居室,至少要420万元。她用经济账说明租房远比买房明智:“即便父母有钱先付120万元,剩下300万元分30年还房贷,月供还要1万8000多元,而300万放在银行理财,每月可以进账15000元”。

租房没有太大经济压力

 

事实上,一线城市高达40多倍的房价收入比,已影响到年轻人的购房能力和意愿。有数据显示,2013到2016年,北京、上海首次购房年龄由30岁推迟到34岁。年轻人租房时间延长,在一定程度上也意味着对租房生活的认可。

同样租住青年公寓的董莉(27岁,互联网公司职员)对本报说:“租房没有太大经济压力,也不用操心修马桶,装灯管等生活琐事,想要跳槽,换工作,换城市,都可以随心所欲。”

据国家卫计委发布流动人口发展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流动人口为2 .47亿人,2020年将增至2.82亿,2030年则达到3.27亿人,也就是说,十多年后,中国五分之一的人口将处于迁徙之中。

在人口流动频繁的情况下,租房无疑是大多数人更倾向的居住方式。中国房产中介公司链家发布报告显示,2015年中国有近1.6亿人租房,2020年将达到1.9亿,2030年将有2.7亿人成为租客。

庞大的租客群体,以90后为主的租住人群对公寓的青睐,使得大型房企,酒店集团以及互联网企业对青年租赁公寓市场热情有加。

我爱我家副总裁胡景晖受访时表示,空前严格的限购政策也使得一些房企在将库存房子由出售转为出租。

有调查显示,中国排名前三十的房企有三分之一都相继涉足公寓租赁。

除了房企,互联网企业也看好租房市场的升级换代。支付宝携手蘑菇租房进军租房市场;小米创始人雷军亿元投资YOU+国际青年公寓。此外,一些知名酒店集团也孵化出窝趣、魔方等众多单身品牌公寓社区。

这些主要以年轻群体为租客的公寓,房间面积一般在15至30平米,月租2000元到6000元,收取10%的服务费。房子装修格调文艺清新,有配套生活设施,还有健身房、吧台等公共社交区域。

虽然青年公寓迎合了年轻人的消费观念,租房由过去不得已变成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舆论以及不少业内人士也都呼吁年轻人租房,不要买房;不过,大多数受访者表示,如果有条件,还会考虑买房。

一位已交首付款,IT行业的杜姓90后对本报说:“男人名下没房,难以找到心仪的女孩。”

在房子与教育、医疗仍然紧密挂钩的现状下,买房与租房在刘慧眼中不仅仅是算术题。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黄奇帆今年5月在复旦大学,就中国房地产问题演讲时指出,中国租房者是没有谈判权利的弱势群体,无论是个人还是企业房东都可以随心所欲地涨租金,随意把房子收走。

他说,中国商品房租售比例严重失衡,过去十年开发的房屋,每年十几亿平方米,只有不到一成作为租用,其余九成以上都是买卖。

为平抑过热的房地产市场,中国政府在严加限购的同时,也开始从政策上鼓励发展租房市场。

2016年6月国务院发文明确支持开展租赁业务,首次允许将商业用房等改建为租赁住房。2016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提发展住房租赁市场。今年5月,住建部发文鼓励出租人与承租人签订三年以上的长期租赁合同,以此保障租户的利益。

据媒体报道,中国大型房企万科去年以109亿元拿下北京两宗地块,这是两幅自持地块,就是说在项目建成万科需全部用来租赁,不能出售。

此外,未来五年内,北京市计划建设150万套住房,其中租赁住房50万套,占到北京住房供应结构中的三分之一。

北京房地产公司亚豪机构总监郭毅受访时指出,新兴租赁公寓的发展前景在于找到良性的商业模式,以及政府在土地成本,税费等方面的支持。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受访时建议有实力的房企开发一手房出租房源,并整合零散房东的房源,“租赁房源供给量的增加将有助于冲击大城市的高房价”。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