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是否应该“弃朝” 朝核试点燃学者口水战

北京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学者围绕朝核问题爆发激烈的口水战,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中国社会“左右之争”在朝核问题上的延续。

针对朝鲜再射弹道导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天重申反对朝鲜发展核导武器,以及通过“双暂停”和平解决朝核问题的立场,但在国内舆论场上,一些中国学者围绕朝核问题爆发激烈口水战。

华春莹昨天在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将严格全面地执行安理会有关朝核问题的决议,但朝核问题的本质是安全问题,核心是朝美矛盾,朝核问题的矛盾焦点不是中国,局势不断紧张升级的推手不是中国,解决半岛核问题的关键也不是中国。当务之急是有关各方立即停止刺激半岛局势进一步紧张升级的危险和挑衅性的言行。

不过,对于中国如何应对朝核问题,中国学者之间近期爆发激烈争论。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贾庆国本月9日接受中评社采访时说,中国提出的“双暂停(朝鲜暂停核导试验,美韩暂停联合军演)”是一个很好的想法,但现在朝鲜不接受,美国那边也不会接受,至少暂时很难落实。

贾庆国认为,在说服朝鲜放弃核武器计划的问题上,中国能够发挥的空间最大,“比如是不是中国要决定完全切断对朝鲜的石油供应”。他也提出,中国现在需要做一个决断: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开始和美国在内的国家讨论,在朝鲜出现危机状态的时候,有关各方如何协调军事上的行动?

浙江省当代国际问题研究会副会长朱志华随即发文痛斥贾庆国“一派胡言”。朱志华指责贾庆国“作为中国著名高校、带有某种官方色彩或背景的所谓专家学者,口无遮拦,狂言乱语,既无通晓全局的战略眼光和认知水平,也无严谨公允、客观求真的治学风范,既给中国名校抹黑,也会误导與论给社会添乱,尤其是其背离中央决不允许半岛‘生战生乱’的战略底线,干扰中央对朝核危机的战略决策,投美韩之所好,损中国之利益,这样的‘北大国关院长’根本不称其职,理当下岗!”

朱志华也提出反建议,中国政府应该密切加强与俄罗斯的战略协调和策略对接;中朝、俄朝也应加强联系沟通,必要时中俄可与朝鲜实行三方会谈;明示中方对朝韩美要求,晓以利害,促使美国作出重大妥协让步,由美国率先或者至少双方同时迈出“双暂停”及无条件恢复和谈第一步;中俄应再次向联合国強烈发声,敦促美韩将萨徳系统撤出半岛,坚决反对对朝鲜的“完全断油”。

对于朱志华的炮轰和建议,贾庆国通过网络发文,指朱志华文章“既不客观,也不严谨,倒是骂人的本事不小,动辄指责别人‘胡说八道’‘口无遮拦’‘胡言乱语’,更有甚者,还不断从最恶毒的角度揣测别人用心,如亲美啊,卖国啊等等。想必朱先生除了用文革方式整人之外就没有学会别的本事!”

贾庆国指责“朱先生不去认真考虑如何应对来自外部的威胁,反而把枪口对准自己的同胞,真不知其用心何在!”

贾庆国还点出朱志华出身公安系统,指他“也许像个别公安那样习惯于把别人看做嫌疑犯,而且认定嫌疑犯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利。但学者不是嫌疑犯。如果朱先生这个习惯不改,我倒是想建议浙江省国际关系学会换个真正的学者担任副会长。”

北京分析人士指出,贾庆国和朱志华的口水战,在某种程度上其实是中国社会“左右之争”在朝核问题上的延续。

官方立场介于两种对立观点之间

具体地说,传统左派认为,虽然中国反对朝鲜拥核,但中国更要警惕美韩借朝核问题打压中国战略空间的阴谋,因此中国绝不能放弃朝鲜政权;而被视为“右派”的观点认为,朝鲜发展核武器是对中国的严重威胁,朝鲜政权已成为中国的包袱和负资产,中国应该与朝鲜政权切割,积极和国际社会一起联手阻止朝鲜发展核导。

分析人士认为,中国官方的立场基本介于以上两种对立的观点之间,比如既反对朝鲜发展核导,也反对武力解决朝核问题。但一旦朝鲜半岛出现战乱,中国将如何应对,仍是中国绕不开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