邀请公众短信反映民情 雄安新区公开县领导手机号

学者分析,此类“扁平化”沟通有助提高官员个人信息与决策透明度,但执行时需慎防被滥用。另有民众认为,领导毕竟无法一一回应短信和电话,长远下来应建立更健全的政府部门职能,避免官民沟通流于形式。

中国重点发展的雄安新区推行另类官民沟通机制,前天公开七名县领导的个人手机号码,邀请公众直接传短信给领导反映民情。此举引发民间热议,有领导一天内接获超过500则短信。

受访学者分析,此类“扁平化”沟通有助提高官员个人信息与决策透明度,但执行时需慎防被滥用。另有民众认为,领导毕竟无法一一回应短信和电话,长远下来应建立更健全的政府部门职能,避免官民沟通流于形式。

雄安新区管理委员会前天在官方微博“雄安发布”发表文章说,雄安新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刘宝玲前天带头,在回应一名网民的留言中公开了自己的手机号码,也邀请广大群众留言献策,表示会及时回复或办理。

一天接获534公众短信

文章引述刘宝玲说,短短一天内,她的手机接获534则发自公众的短信,相当一部分是公众为新区规划献策,另有一些提出个人困难和问题。

文章解释,刘宝玲此举是为“广开言路,更多地了解百姓心声,更好地精准施策”。文章也一并公布了雄县、容城县、安新县另六名县委书记和县长的手机号码。

不过,文章提醒公众以发短信为主,尽量少打电话,毕竟基层领导干部需处理的事很多,一一接电肯定忙不过来。

《联合早报》记者昨天拨通容城县县长王占永的手机号码,他受访时说,自己昨早接获多达200则短信和多通电话,但因开会而无法接电。

他说:“(新政策)可以提高工作效率,认真把脉群众所思所想,很便捷,同时也是对新区各个政府机关,特别是主要领导人的监督。”

这项新举措在社交媒体引发网民热议,支持一方认为,新机制增强了官民沟通的渠道,体现亲民的意识担当。有网民留言说,此举可“减少中间传话的环节,扫清障碍,更快速传达百姓心声。”

不过,也有网民觉得,新政策出发点虽好,但“思维是短路的”,关键在于县长或县委书记的个人力量有限,每天无数通电话和短信如果自己处理,一定干扰日常工作;如果不接应,公开号码又形同虚设。

有网民吐槽说“秘书太惨了”,质疑短信和电话不会由领导本人接应。不过,容城县县长王占永就此受询时说:“所有电话都是我自己接。”

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受访时说,新沟通机制凸显了地方治理的人治色彩,在一定程度上有望解决官民沟通不善的问题,并加速政府决策过程。

他也认为,新沟通机制有助将政府官员的个人信息和决策过程更透明化,让社会大众更了解政府的决策运行模式,增强公众对政府的信心。

不过他指出,在执行层面上,当局必须克服公众可能恶意拨电骚扰的问题,而如果所有公众都直接拨电,“政府领导就只能天天接电话了。”

庄德水认为,雄安新区实施这项新政策,也释放另一方面的信号,说明雄安新区是特殊发展新区,其设立的许多政治和行政体制都会有所不同,未来或能提供新的经验和启示。

有网民认为,长远来看,更关键的是建立好政府部门机制,例如安排团队专职受理老百姓的问题,由不同部门受理,并让团队事后回访,更系统性地提高政府处事效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雄安新区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