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兄弟却不同姓 一孩政策颠覆中国取名文化

曹子烋(10岁)和杨子澄(1岁)兄弟俩,在外人看来,可能会以为他们是同母异父、或双亲离异的兄弟。事实上,他们是同父同母、家庭完整的亲兄弟。

妈妈杨杨(36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我和老公都是独生子女,当时生第二胎的时候,老公就认为,生孩子对母亲来说挺辛苦的,就让老二随我姓吧,这样对我公平点儿,我父母也会高兴些。”

杨杨指出,她父亲和两个叔叔都生了女儿,杨家的香火眼看就要在她这一代熄灭了。她说:“现在我家老二跟我姓、而且又是个男孩,最高兴的应该是我爸爸了,可以延续杨家的姓氏。”

中国实行了35年的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男女比例失衡、强行人工流产,以及培养出一代“小皇帝小公主”等弊端,多年来都遭人诟病。

不过,一孩政策也正悄悄地颠覆中国人几千年的取名文化。

依照华人传统,孩子都随父姓。一些家庭为了延续香火可以多次生育,直到生下男丁为止。然而,计划生育政策在上世纪80年代出台后,每对夫妻只有一次机会,弄瓦的家庭只能“认命”,其姓氏将止于那一代。

2011年,当局全面开闸“双独”政策,夫妻皆为独生子女的可生育两孩;2013年,政策扩大到“单独”家庭,即夫妻其中一人为独生子女。前年10月,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标志着中国进入“全面二孩”的新时代。

全面二孩政策 点燃女方家庭延续香火希望

从一孩政策到全面二孩,重新点燃女方家庭延续香火的希望。

陈宏(38岁)夫妇都是独生子女,两人六年前决定利用“双独”政策生第二胎。

他说:“虽然岳父岳母没明说,但我知道他们心里肯定希望老二可以跟他们家姓。我也很理解这种心情,毕竟中国传统的家庭都希望能继承姓氏。”

子随母姓有人认为不光彩

不过,对部分家庭来说,让孩子跟母亲姓始终不是件“光彩”的事。

不少男性受访者就告诉本报,子随母姓传统上代表女方家庭更强势,男方会被视为是“上门女婿”,其地位是被矮化的。

杨杨也说:“我家翁家婆一开始很反对,他们认为两个孩子不同姓,在外人看来好像是父母离了婚的感觉,他们担心老二将来上学时,会被同学取笑。”

也有其他受访者指出:“如果老大是女儿,随父亲姓了,结果老二是男孩,他们还能接受让他随母亲姓吗?”

对此,陈宏说:“我能接受。毕竟姓氏只是个符号,孩子跟你的关系还是血缘关系。”

中国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的家庭就是一个例子:她的两个姐姐都随父亲姓,哥哥和自己则跟妈妈姓。

李银河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分析,越来越多家庭愿意让孩子随妈妈姓,显示女性在中国社会的地位提升、男女更平等。

她说:“中国传统社会是典型父系传承的男权社会,婚后女方都是‘嫁入’男家。但如今,社会观念改变,男女婚后实行新居制,夫妻俩单独成家,而不是女方进入婆家,夫妻共同经营家庭,两人的地位更平等了。”

研究人口问题的民间学者何亚福则指出,在西方国家,不仅孩子要随父亲姓,就连一些女性在婚后也会选择使用丈夫的姓氏,这包括美国民主党前总统候选人希拉莉、美国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和现任美国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等。在一定程度上,中国人在男女平等意识上,比西方国家更开放前卫。

来自上海的陆琦(35岁)说:“我身边很多生二孩的父母,都让孩子分别随父母姓。或许是文化程度比较高、来自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大家对姓氏的观念没那么封建吧。”

李银河则预计,随着二孩政策全面放开,一个家庭两种姓氏的趋势相信会逐渐普及化。

从曹家两兄弟的经历看来,“一家两姓”并没有给他们造成任何不便,也没有引起社会的异样眼光。

10岁的曹子烋说,虽然和弟弟不同姓,但他认为这让家庭成员更平等,兄弟俩更亲近。

他说:“在学校我的同学也知道我的情况,但他们一点也不觉得奇怪。这很正常,一点问题也没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一孩政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