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慧良:台湾哪有劳工过劳死?

近日从早到晚观看立法院审查《劳动基准法》(简称劳基法)“一例一休”修正草案的过程,不禁忆起早年跑立法院,那段每天早上9点前就得到立法院——若有党团会议更得提前7点半到,直到晚上6点结束,再赶回报社埋头写稿到深夜11点的日子。到了年终法案大清仓时,一次院会连开三天是家常便饭,早餐、午餐和晚餐乃至宵夜都是在立法院解决,和跑立法院的同业同甘共苦的日子格外难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