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北书展举行 台拍卖古籍珍本唤醒纸本书之情

去年的珍本古籍公益拍卖会反应佳,台湾资深出版人傅月庵筹办台湾首个商业性质的珍本与古籍拍卖,希望在提倡藏书文化的同时,赶上中国大陆和香港古籍市场。

其实台湾藏家手上的珍品不少,但相较于对中国古籍线装书兴趣较大的大陆藏书家,台湾是连日本、欧美的珍善本都收,藏书多元,而这正是我们的最大特色。——台湾资深出版人傅月庵

“没钱买新书,就只好读旧书。”

由于家境关系,台湾资深出版人傅月庵,少年时期就与旧书结缘。时间快转40年,这位旧书达人将发挥他多年来到二手书店“挖宝”的功力,筹办台湾首个商业性质的珍本与古籍拍卖。除了借此提倡藏书文化,在这方面赶上中国大陆和香港,傅月庵也期盼拍卖会在出版业产值逐年锐减,纸本书市场日益萎缩的不利环境中,重新唤起读者对纸本书的“温情与敬意”。

“春风似友”珍本古籍拍卖会将于来临周六,在今年度台北国际书展举行,拍卖品包括知名作家张爱玲、胡兰成、周梦蝶、三岛由纪夫和川端康成等人的线装本、初版本、限定本和签名本等书籍共197件。其中最受瞩目的,是一套由新文化运动领袖之一胡适自印且亲笔题字的《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起拍价30万元(新台币,约1.3万新元)。

20180205_news_taipei1_Large.jpg
胡适自印且亲笔题字的《乾隆甲戌脂砚斋重评石头记》,是本次最受瞩目的拍卖品,起拍价新台币30万(约1万3000新元)。

此甲戌本是《红楼梦》文献和文本研究最重要的版本,可从中窥见清代作家曹雪芹这部小说创作的早期原貌。

藏书多流动少 台湾渐失旧书诠释权

“台湾过去因为没有战争所以有很多藏书,但几乎不流动,也没有藏书文化,缺乏一个交换平台,所以大家不知道旧书的价值。”

谈到策划拍卖会的动机,身为“扫叶工房”编辑工作室创办人之一的傅月庵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道:“台湾因为没有这个市场,所以珍本古籍的拍卖就跟着大陆市场走,台湾的旧书诠释权也就没了。”

根据台湾资深古书收藏者袁芳荣分析,台湾曾在1992年至1996年举办过四次古籍拍卖,其实比大陆开始得更早,却“曾经风光,难成气候”。他指出,1994年中国嘉德国际拍卖公司首创善本古籍专场拍卖以来,两岸古籍市场开始此消彼长。

但傅月庵受访时说:“其实台湾藏家手上的珍品不少,但相较于对中国古籍线装书兴趣较大的大陆藏书家,台湾是连日本、欧美的珍善本都收,藏书多元,而这正是我们的最大特色。”

傅月庵其实去年就曾在台北国际书展上试过水温,举办公益性质的“数卷听春”珍本古籍拍卖会,当时拍卖品达50件,最后卖出37件,总金额逾223万元,令他倍感鼓舞。

征集拍卖品300多件 藏家来自各行各业

今年,随着拍卖会转为商业性质,傅月庵也相应扩大征集藏书的规模。除了继续到各大旧书店“挖宝”,傅月庵透露,此次拍卖品的提供者来自台湾各行各业,包括百货公司职员、药厂销售人员、退休公务员和大学教授等,收到的珍本古籍多达300多件。

20180205_news_taipei2_Large.jpg
日本战后文学大师三岛由纪夫的小说《镜子之家》是由一名百货公司的专柜小姐提供,起拍价新台币2­万4000(约1078新元)。

傅月庵本名林皎宏,曾任茉莉二手书店执行总监和远流出版公司总编辑。中学毕业后,他考进知名的台北工业专科学校(台北科技大学前身)土木科,却因为数学不好,上课总是听不懂。

当时学校旁边的光华商场聚集近百家旧书摊,爱看书的傅月庵就乘地利之便,每早习惯买本“才几块钱”的旧书到课堂上看,从此和旧书结下不解之缘。他笑说:“我以前念工专六年,其实念的是‘旧书’系,不是土木科。”

华人对书本有种温情和敬意

对从事出版业20余年的傅月庵而言,举办拍卖会的更大意义,在于唤起年轻一代对纸本书的“温情与敬意”。“为什么我们觉得纸本书重要?多半的人会说因为它比较温暖。什么叫做比较温暖?纸比较好吗,纸摸起来比较好吗?触感比较好吗?其实是华人对书本的一种温情和敬意。”

傅月庵说:“如果我们想要纸本书不死掉,就不能让这一份温情和敬意丧失掉。”

在数码科技的冲击下,台湾出版产业近几年面临产值急速下滑、几近腰斩的现象,尤以2013年和2015年最为严重,产值分别跌破300亿元和200亿关卡。去年书市持续惨淡经营,出版业能否守得住150亿元产值大关,业界不表乐观。也因为如此,傅月庵对于主办珍本古籍拍卖会的意志更加坚定。

他说:“长远来看,这是纸本书最后的一道护身符。我们现在做的就是在播种,让更多年轻人知道纸本书的价值。”

(记者是《联合早报》台北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台拍卖古籍珍本唤醒纸本书之情1
Newsletter Tags: 
News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