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审法院维持一审原判 “双学三子”上诉得直免入狱

“双学三子”之一的黄之锋坦言心情沉重,不会形容这次上诉结果为“胜利”,也不认为值得庆祝,因为终院完全接纳上诉庭意见,为香港的公民抗命行动定下了极严苛的量刑准则。

香港的“双学三子”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上诉得直,终审法院裁定维持原审判决,三人不用入狱,可以回家度春节。但他们形容这是“糖衣包装的严厉判决”,虽然上诉得直,抗议活动日后仍将被严苛对待。

就2014年闯入港府总部东翼前地案,“双学三子”于2016年被裁定非法集结等罪成立,分别被判社会服务令及缓刑,惟律政司上诉,上诉庭去年8月改判黄入狱六个月、罗入狱八个月、周入狱七个月。三人过后提出上诉。

终审法院昨天(2月6日)下午裁定维持原审的判决:罗冠聪社会服务令120个小时,黄之锋社会服务令80个小时,两人已完成;周永康入狱三个星期,缓刑一年。

终院首席法官马道立在判词中指出,完全同意上诉庭认为日后对同类案件,应采取更严苛判刑的指引,因香港是和平社会,即使犯罪目的涉及公民抗命,如果超越暴力界线,就失去以公民抗命抗辩的理据。

马道立也说,值得注意的是,新指引强调暴力元素,即使如本案暴力程度偏低也不能认同,是应该判处阻吓刑罚,要即时入狱,“不论动机是什么,假如过火,牵涉暴力,即使是公民抗命也不(对量刑)起重大作用”。

但马道立认为,原审裁判官于判刑时没犯错或不足,而上诉庭则将新的判刑指引不恰当地追溯至这次案件,做法不当,因此裁定三人上诉得直。

上诉庭副庭长杨振权在改判三子入狱的判词中曾提出:“香港社会近年弥漫一股歪风,有人以追求其心目中的理想或自由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为借口,而肆意做出违法的行为。”

马道立在判词中点名表示不认同杨振权的看法,因该说法会令人觉得,重判三子是因三子受到其他人怂恿而犯案,但本案并没有证据显示有这样的怂恿行为。

另外,上诉庭所引述的英国和威尔斯案例,远比本案严重,相关案例的犯案性质等同暴动。马道立认为,上诉庭在审视相关案例时理应非常谨慎。

“双学三子”在庭上一直表现镇定,但闻判后曾一脸茫然,经律师解释后才恍然大悟而露出笑意。到庭听判的周永康母亲表示“很开心”,罗冠聪的母亲则认为有关判决对日后大型街头运动有很大影响。

在离开法庭时,罗冠聪表示,听到判决时,三人心里其实是沉了一下,虽说上诉得直,但民主运动则输了一仗,终院认定冲击港府总部东翼前地是“暴力”,假如今天发生同类事件将要被判监。

周永康则说,案件是源于港府对政制改革“假咨询”,和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831决定”。他说,在制度暴力面前,当时很多人都以克制与和平方式参与“占中”,不是暴力。

黄之锋坦言心情沉重,不会形容这次上诉结果为“胜利”,也不认为值得庆祝,因为终院完全接纳上诉庭意见,为香港的公民抗命行动定下了极严苛的量刑准则。

泛民虽然欢迎终院裁决,但也认同终院这次确立的上诉庭较严厉判刑指引,包括降低暴力行为的标准界线,是“很辣”的指引,令未来示威者可能要步步为营,将影响香港的政治宽度和自由度。

另一方面,香港大学民研发表最新报告,与半年前林郑月娥班子上任相比,香港绝大部分社会指标均告下降,其中,“法治”和“民主”跌幅最大,“民主”指标更是2004年以来的新低,反映港人对社会评价负面。

(记者是《联合早报》香港特派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Display Title: 
“双学三子”上诉得直免入狱
Display Title (ZBcom): 
香港“双学三子”上诉得直免入狱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