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比赛后 向洋后悔没学好中文

本地歌手向洋(Nathan Hartono)不认为他的外国人身份会影响他今晚在《中国新歌声》大决赛胜出的机会。

他昨天在北京鸟巢接受《联合早报》记者访问时指出,虽然近几周有“黑粉”在他的微博留言,但大多数的留言还是对他表示支持和鼓励的。对待那些称他是用钱买通渠道晋升比赛、唱歌难听、应该滚回新加坡的不友善留言,向洋一笑置之,有时还以“赞”来回应。

向洋说:“大家在生活中都有各种各样的压力,有些人跟朋友一起玩,有些人在网上骂别人,都是以不同的方法来轻松。”

向洋一面微笑,一面谈黑粉,十足阳光男孩、暖男的形象。

最担心唱中文歌忘词

向洋以综合得分排名第一的高分,成为第一名打入中国歌唱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大决赛的新加坡人。在今晚的决赛中,他准备了三首歌,其中与导师周杰伦同台演唱的一首,会有很多新的元素,如舞蹈、饶舌,向洋还会演奏一个特别的乐器。周杰伦为他挑的这三首全都是中文歌曲,“他要我证明有能力走出自己的舒适地带。”

对于中文歌,向洋坦承最担心忘词。他说:“平常学英文歌,二三十分钟就能背好,但是一首中文歌最少得学两三天。这几个月好像回到大学时代,一直在酒店里做功课。”

他从黑色夹克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给记者看,说:“每次学歌,会把歌词写在纸上,不懂的词就写汉语拼音。如果不懂意思,用谷歌翻译,确定了意思,才开始好好诠释。”

向洋说,念南洋小学时中文还行,进了英华中学后就开始退步,当兵时第一次后悔中文不够好,不能跟更多说华语的士兵做朋友,“参加比赛后,非常后悔没有学好中文。”

中国观众也许不知道,向洋中学与高中念的是新加坡著名传统英校——英华中学(Anglo-Chinese School)和英华初级学院(Anglo-chinese Junior College)。在新加坡,“英华男孩”(ACS boy)差不多是英文程度特强,中文水平“特一般”的代名词。

不过,他的外公周颖南却是鼎鼎大名的东南亚商人、记者兼文人。在创办餐饮集团以前,周颖南曾担任雅加达华文报《火炬报》的义务特约记者,在万隆会议期间还采访过时任中国总理周恩来,北京的中国现代文学馆也设有“周颖南文库”,所以向洋虽然中文不佳,他家族与中文的缘分实在不浅。

记者是在一个很小的休息室里做访问。问向洋面对“鸟巢”这个人生最大的舞台是否会紧张,他说:“大舞台不那么怕,因为只看得到灯光和粉丝的荧光棒。你如果要我在这个房间里唱歌给你们听,我反而会比较紧张。”

回忆首次在别人面前唱歌

向洋回忆,第一次在别人面前唱歌,是14岁时随父母唱卡拉OK,已忘了当时唱的曲目。几个月后,他参加青年杂志在碧山Junction 8举办的的歌唱比赛,唱的是Queen的“Crazy Little Thing Called Love”。他说:“第一次在台上表演之后,我改变了,开始对音乐上瘾了。”第一首让他感动的中文歌,是林晓培的《心动》。

对于自己的音乐风格,他说很难定性,因为他的“这条音乐旅途还没走完”。

虽然是大热门,但他不愿意去揣测自己明天获胜的机会,只说想让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有个美好的观赏体验。

谈到对手时,他说最欣赏汪峰导师的徐歌阳和蒋敦豪,认为他们挑的曲子和诠释歌曲的方式很好。“我个人会把票投给他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5158985845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