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瑱玲:向洋稚气笑容下的成熟

向洋不仅赢得很大的中国市场,还赢得了媒体的心。

大家都说,向洋在《中国新歌声》无论是否夺冠,他都已经赢了。的确,他赢得了知名度,赢得了一群新的粉丝,赢得了一个新的(而且很大的)市场。其实,他的收获不仅这些,他还赢得了媒体的心。

记者做访问,最开心,也最感激,就是遇到配合度高的艺人;有问必答,会回电话,回电邮,回简讯,态度友善诚恳,而这些,向洋都满分。

家世对他不构成困扰

为了《中国新歌声》的新闻报道,第一次访问向洋。带他到报馆的餐厅做访问那天,电梯里有个阿姨认出他(当时他在第一集的演出已经播出),要他加油,为新加坡争光,他有些害羞,但礼貌地说了声“谢谢”。

近半小时的访问,他侃侃而谈,而且脸上一直挂着那稚气的笑容,即使是第一次碰面,也让人倍感亲切。问题触及家庭背景,他也没有避讳,回答甚至让我印象深刻。我问他,第一集节目播出后,家世在社交媒体疯传,是否觉得困扰?他说:“无论家世背景如何,最重要是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么,并努力去做。许多成功人士的例子说明,最重要的不是祈求别人的帮助,而是自己愿意努力。我对我的家人很感恩,但我不会因此就翘脚、自满,我还是会工作。”

特派记者对他赞不绝口

后来他的每一次比赛,我都和他做了访问。由于他忙着练歌、彩排,很难讲电话,所以我们都是通过电邮沟通。我每次把问题传给他时,会让他知道截稿时间,而他每次都在截稿的前一天回复,让我减轻了不少压力。

他挺进决赛六强的那一次,把问题传了过去,一直到截稿的前一晚还等不到回复。应该是在为决赛忙得团团转吧!于是发了个简讯给他,说稿子可以延迟一天刊登,但希望隔天中午之前能收到回复。结果简讯发出后10分钟,他就回邮了。他再忙也不好意思耽误记者,这份体恤记者工作的用心,非常难得,当然也让我对他的印象再加分。

鸟巢决赛夜的前一天,向洋接受了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北京特派记者的访问。海峡记者是我的好友,她跟我说,被向洋“电”到,对他赞不绝口。原来两位特派记者跟向洋提出访问要求后,向洋主动代她们跟主办方做安排,让她们到鸟巢现场做访问。好友说,拍照时,主办方诸多限制,向洋也主动协调,让她们的工作顺利完成。好友知道我要写这篇专栏,还特地交代我:“一定要说他是好孩子。”

希望这个好孩子的歌唱事业更上一层楼,也希望他继续保有这份赤子之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