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筠:“阉”黄瓜

尺度这东西,在互联网的缤纷时代,还能固守着最后一道堡垒吗?是不是应该更有弹性?

电访任达华时,问他《楼下的房客》的拍摄戏份可有被导演删减,他回说没有,反问本地的放映状况,当他听到“黄瓜”在本地被剪掉时,在电话里笑哈哈的说:“黄瓜没了?!黄瓜没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